在澳大利亚自由党议员安德鲁·哈斯蒂(Andrew Hastie)利用议员特权宣称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民主构成威胁之后,在华澳企的最高代表团体表示,澳洲政客的这些评论“没有好处”。

在华澳企对澳大利亚国内再度涌现关于中国政府影响力的激烈辩论感到不满,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正设法缓解与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的双边关系。  

澳大利亚商会-上海(AustCham Shanghai)的会长多林(Udo Doring)表示:“我们和我们成员的观点是,如果双边关系继续恶化,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我们将失去一切。”

在外交龃龉出现后,澳大利亚葡萄酒公司在中国港口面临额外的海关审查,中国分销商告诉食品出口商,澳大利亚产品的清关速度变得缓慢。

与此同时,中国最大的在线旅游公司携程向费尔法克斯媒体表示,已经有一些民族主义的消费者打电话取消前往澳大利亚的旅行,因为他们认为澳大利亚政客对中国抱有敌意。

携程网发言人表示,在每100次预订中,有2至3人取消,并表示澳大利亚的对华情绪是他们取消的原因。

然而,澳大利亚作为旅游目的地的整体需求依然强劲。

4月份,中国游客超过新西兰人,成为澳大利亚入境旅客人数最多的国家,截至2018年2月,中国游客人数达到139万。他们也是消费最高的游客来源国,去年消费104亿元。

外交官们一直警惕着北京发布抵制赴澳旅游的活动,以报复谭保政府所谓的“反华”言论,就像去年与韩国发生外交纠纷时禁止旅行团赴韩旅游一样。

不过北京还没有掀起这样的抵制,上周,外交强硬派、读者广泛的《环球时报》报导,中国学生和游客的赴澳旅行不应受到外交争端的困扰。

代表澳大利亚大学的教育代理商表示,一些中国家长担心子女赴澳留学可能有安全隐患,但这并未影响入学率。

贸易部长乔博(Stephen Ciobo)两周前访问了上海,这是内阁部长今年在签证冻结期间首次访问中国。多林表示,这对澳大利亚商界来说是“非常棒的一周”,4000多名澳人前往上海参加贸易展览会,AFL比赛和商业颁奖晚会。

他说:“商界继续推进与中国的交往,但澳大利亚国内的政治评论对于在中国工作的人来说没有好处,不过我们一直忙于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