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nBatson是皇家阿德莱德医院(Royal Adelaide Hospital,简称RAH)一名37岁的患者,在2017年末被诊断出患有恶性肿瘤。

所以他需要定期进行化疗来为他的干细胞治疗做准备。由于化疗的影响,他的免疫力正在逐步降低。

可正是这样一位免疫力低下的病人,却在RAH在治疗过程中坐在走廊上等待,让他面临被感染的风险。

RAH的护士们告诉他去投诉,让更多的人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改善这个南澳旗舰医院的医疗设施。

所以Batson联系了记者接受采访。

他说,他在接受治疗的时候,不是坐在走廊,就是在公共候诊室里,他的免疫系统很脆弱,所以暴露在公共环境中,可能会感染致命的传染病。

而且患者在化疗过后,还是被迫坐在病房前的走廊上,然后接受静脉注射。

Batson说,这一切都很“令人厌恶”,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以前在老医院,他们把我当个病人对待,但现在因为病床少了,就不得不把我们仍在走廊或公共休息室里。”

“到星期二我就没有免疫系统了。就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床位了,我我就要冒着被感染的风险,而这一切说来说去还是成本问题。”

“一条命值多少钱?让一个没有免疫系统的人被迫坐在公共医院的走廊上,天知道走廊里会有什么东西在飞在爬!”

Batson有一个5岁的女儿,他和妻子Kelly几个星期前才结婚。

医生告诉他,他有20%的机会能活上五年。

当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Batson觉得整个人生都灰暗了,他要完蛋了。

南澳卫生部发言人周六针对这一事件发表了声明

这位女发言人说:“需要化疗的病人在RAH的化疗中心接受治疗,该中心目前除了在白天工作时间内开放外,还在晚上下班后非正常工作时间内每周开放两次。”

“需要在晚上开放时间之外接受化疗或移植前治疗的病人,会被安排在Ward 7E病房接受治疗。

而Ward 7E是唯一一个拥有经过专门训练的肿瘤护理人员和过滤空调的临床区域。”

“我们承认,对病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理想的安排。随着需求的增加,我们目前也正在寻找替代方案,不光是化疗的病人,还有所有病人的特殊要求。”

希望医院能早日改善这一状况,每个病人都能得到最好的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