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内部审计师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l Auditors)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超过25%的内部审计师面临着被压制、改变其审计发现的压力。同时,如果在大公司内部审计时给出“红色”警告标签,内部审计师的职业发展前途可能会因此受到不小的影响。

近期,澳洲一些媒体曾报道了有关大企业内部审计师不敢坚持原则、害怕说出真相、迫于权威淡化审计报告的现象。由此也引发了各界对内部审计师的批评。对此,内部审计师协会负责人Peter Jones做出了上述回应。

 

据其透露,内部审计师的工作职能中最重要的一项是确保一个企业内部的非财务系统按照预期运转。尽管如此,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很多内部审计师不是审计发现被忽视、就是由于审计发现遭到公司管理层的惩罚。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案例

在内部审计师工作成果遭遇不公正对待问题上,Peter Jones指出,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近期,澳大利亚金融委员会和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针对CBA的调查发现,尽管银行内部审计师完成了自己的职责,但是他们在审计时所发现的问题并没有被传达给银行执行高管和董事会。

 

Peter Jones说道:“CBA的问题不在于内部审计师,而是出现在审计和风险委员会的层面。内部审计师的意见根本就没有传达给董事会。他们工作所形成的报告不是在传递给银行审计和风险委员会之前被相关管理层所过滤掉了,就是委员会根本就没有坚持要求管理层迅速就审计发现采取相应行动。”

 

事实上,在皇家委员会的调查过程中,很多发现都是基于内部审计师的报告。

 

Peter Jones指出,很多内部审计师均面临被压制、或者改变其审计发现的压力。同时,一些案例则表明内部审计师的意见往往被搁置或驳回。

 

他说:“事实证明,皇家委员会发现的问题很多是基于内部审计师的报告。例如,在CBA由于洗钱门遭遇澳大利亚交易报告和分析中心(AUSTRAC)的起诉前,内部审计报告中已经提到了存在的相关问题。”

结构性的治理问题

Jones表示,内部审计师需要更大的独立性、同时在审计和风险委员会未能履行职责的情况下,内部审计师应该具备向董事会直接报告的渠道。

 

他说:“这是一个董事会应马上解决的结构性企业治理问题。问题的关键在于披露渠道。”

 

“董事会不仅需要一年一次的外部审计报告,同时也需要对企业文化和企业内部所面临的风险有着清晰的了解。而企业内部审计师则是了解企业风险和文化的最佳来源。”

 

最后,Jones表示,本次皇家委员会调查形成的最终报告中应加强银行内部审计师职责的相应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