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现在注定将通过国会的新法律,澳大利亚有关间谍、破坏和泄露机密信息的法律将大大增强。

澳大利亚政府和反对党在周三晚些时候达成了一项协议,清除了通过反间谍和反外国干涉法案的最后路障。

但是另一项旨在强迫代表其他国家行事的人士自我曝光的法案仍未达成一致。

该委员会将于下周二发布的两党支持报告中提出一系列修正案,以应对学术届,传媒界和社区团体联盟提出的担忧。

修改后的法案将在6月份进行辩论,在两党的支持下,新法案现在毫无疑问地将成为法律。

但是,尽管委员会通过了这项立法,但该委员会本身作为两党在国家安全问题上同仇敌忾的机构的地位却可能受到动摇。

上周,委员会主席安德鲁·哈斯蒂(Andrew Hastie)利用议员特权指控两党的一名主要中国捐助者涉嫌贿赂前联合国大会主席,这一戏剧性的干预导致工党和政府都刻意拖延新立法。

在这次干预中,许多人都忽略了,哈斯蒂得到了委员会副主席、工党议员拜恩(Anthony Byrne)的支持。

拜恩被指示设法在委员会的最终报告中让两党达成一致。

该法案修订了刑法典,以引入新的间谍罪和有关外国干涉澳大利亚政治和民主程序的罪行。

破坏行动很快将包括对可能损害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关键基础设施造成损害,并且将会有一个新的罪名针对代表外国政府盗窃商业机密。

新法还引入了与叛国和对国家安全的其他威胁有关的新罪行,例如涉及使用武力、暴力或恐吓行为干涉澳大利亚民主或政治权利。

媒体组织表示,扩大间谍活动的法律定义,将拥有敏感信息的行为视为犯罪行为,将使正当的记者沦为犯罪分子。

反外国干涉立法及其引发的相关争论,是导致堪培拉和北京之间的关系恶化的一个因素。

总理在去年12月提出法案时说,这些法律并不针对任何一个国家,但是,在前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出事之后,这一说法就很难成立了。邓森因为与中国金主纠缠不清而被迫辞去参议员职务。

随着对外国势力干预澳大利亚事务的担忧越发严重,促使谭保于2016年8月联合国内情报机构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和总理与内阁部门的资源展开联合调查。

正如9NEWS披露的那样,这份绝密调查报告揭露了中国共产党为了腐蚀澳大利亚主要正当进行了长达十年的尝试。

它说,中共的行动针对各级政府,旨在获得政策制定的权力和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