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族党党魁韩珊(Pauline Hanson)与一族党参议员柏斯顿(Brian Burston)在全澳电视节目上公开翻脸。

这名一族党党魁在现场采访中声称,柏斯顿参议员“在背后捅我刀子”。

“这个国家的人们甚至不知道该死的柏斯顿是谁。”韩珊参议员告诉天空新闻。

这次爆炸性采访恰逢同一天,柏斯顿参议员告诉《澳大利亚人报》,他与一族党在削减公司税方面的立场存在分歧。

韩珊参议员将这一决定描述为“吐掉奶嘴”,源于她不肯保证在下次大选中把他放在新州参议院选票上的第一位。

“没有人能够以我的名义在国会赢得议席,”她说,“我奋斗了这么多年才回到这里,为了帮助这个国家的人民。这不是一个让你坐下来歇息,什么也不干的参议员席位。”

如果柏斯顿参议员离开,将减少韩珊在参议院的影响力,导致一族党的参议院票数减至2票。

他还将成为第三位在国会任期内辞职的一族党参议员,继罗德·卡尔顿(Rod Culleton)和弗雷泽·安宁(Fraser Anning)之后。

韩珊泪眼汪汪地为“再次发生了这种事”而向选民道歉,并宣称这些党员没有“坚韧不拔的意志”。

“他们只想着自己,自私自利。”她说,“好吧,反正我也不想要这种人。”

上周,一族党扭转了对削减公司税问题的立场,宣布它不会支持政府将减税扩大到澳大利亚的所有企业。

但柏斯顿参议员宣布他将投票支持政府,还曝光韩珊停止支持减税的原因是“一族党要竞争昆州的补选”。

不过,韩珊坚持说,是因为联盟党政府在双方已达成的协议上“误导”了她,所以她才放弃减税。

柏斯顿说,周四晚,他和韩珊通了电话。“她非常非常生气,提高了自己的嗓门,最后我挂了她电话,因为我无法理解她在说什么,”他说,“我已经认识韩珊这么久,如果你乐意,你可以说她有自己的脾气,我相信她会回归正常的。我对韩珊的爆发感到非常失望,我知道她很情绪化,很不高兴。”

尽管与韩珊公开翻脸,但这位二十年的一族党老将坚称他不会离开一族党。“我是党员……除非韩珊另有决定,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