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美国纽约一对老夫妇将在家啃老8年的30岁儿子告上法庭,要把他赶出家中。据悉,该男子22岁失业后一直赖在父母家中,既不交租金,也不帮忙做家务,让父母头疼不已,无奈之下只能采取起诉的方式。

据费尔法克斯媒体报道,澳大利亚啃老族现在每年花掉父母122亿元。这个数字是费尔法克斯媒体独家授权Mozo.com对1000名澳大利亚人进行调查得出的结果。  

几乎三分之一的35岁以下成年人还赖在父母家中。而且这一群体还在增加:2016年的人口普查显示,住在家中的25-34岁年轻人跃升了20%左右,达到近40万人。

但是Mozo发现,这些在家啃老的19-34岁成年人,有6成不付房租,75%不会帮忙做家务。

相反,三分之一的父母每周为这些所谓的“大孩子”花费101-200元,包括住宿,互联网,交通,电力和其他费用。另有三分之一支付51-100元。

对莉安·刘易斯(Lianne Lewis)来说,这听起来已经很划算了。

“我估计我家孩子一年要花我们大约2万——是每个孩子2万。”莉安的两个儿子,22岁的伊森(Ethan)和18岁的德克兰(Declan)仍与她和丈夫米克·卡尔森(Mick Carlsson)同住。他们的家距离悉尼CBD有一个半小时路程。“我估计他们每周光是吃的就可以省下至少150元。”

那么莉安是不是心疼钱呢?(调查显示这种心态并不罕见。)“不——他们毕竟是我儿子,我爱他们,我也希望他们过上好日子,有个号开始——我想,你生孩子的那一刻就接受了这笔交易。”

近9成被啃老的父母也同样乐于提供帮助。

这很幸运,因为这年头几乎有四分之三的成年子女负担不起搬出父母家,而全澳各地的家长们表示,年轻人的低薪和不稳定的工作时间,是一个很大的因素。

昆州Rockhampton的备用零件经理劳埃德(Lloyd Swadling)21岁的儿子昆特(Kurt)就在家啃老。劳埃德说:“他在追求自己演艺事业,同时在Bunnings兼职。不用说,他的轮班时多时少,钱也很紧张。”

昆特19岁的弟弟丹(Dane)在搬出去六个月之后又回来了,因为“就凭学徒的那份工资根本租不起房”——丹就是所谓的“回旋镖一族”:很多孩子试图独立,但最后还是回家啃老。

莉安说得好:“这年头当年轻人确实有点贵…只能打零工,被老板剥削,被克扣薪水,房价又那么高——我的意思是,这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

但莉安也承认,孩子在家啃老,对老俩口的退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果他们不住在家里,我们每年可以腾出4万元来投资股票、存入退休基金、买房或其他任何东西。”

莉安夫妇拥有一家电气承包公司,他们“非常清楚”自己损失了什么。但他们已经规划过自己的退休金,觉得“应该没问题”。

老俩口决定,孩子们只有在读书期间才能免交租金,一旦开始赚钱就得交房租。伊森现在在麦觉理大学的法律系读大三,所以不用交租金,而德克兰决定先休息和工作一年再上大学,所以每周要交50元的“房租”。

昆士兰阳光海岸的小学老师玛丽(Maree Ram)对21岁的女儿艾丽莎Alyssa)也是这么做的:“我说‘如果你不念书了,就得付钱’——要么好好读书,要么出去赚钱。”

“我们也不会另外给她钱。她自己的衣服和生活用品都得自买。我们管饭,但不会特地买什么,都是最普通的饭菜。”

事实上,我所说的没有父母打算给予终身免费午餐。

玛丽补充说,正在攻读心理学的艾丽莎18岁时曾经独立生活过,但后来,就像成千上万手头拮据的青年一样,她又回到了家中。但这让她意识到了生活成本有多么昂贵。

于是,回家以后,她开始以其他方式为家庭开销作出贡献,这为玛丽和丈夫普雷姆(Prem)省下了一大笔钱。“她会照顾两个妹妹,10岁的斯黛拉(Stella)和11岁的艾米丽(Amelie),毫无怨言,也很负责。”

调查显示,十分之一的啃老族会这样做,而近60%的人通过烹饪、打扫、洗衣和其他家务来补偿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