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John Howard)敦促谭保政府通过面对面会议和建立国家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系来修复澳中关系。

这位前自由党总理1996年解决了澳中两国就台海问题而发生的外交危机,转折点就是他与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的私人会晤。

“对于澳大利亚这样一个国家来说,两位领导人之间的关系是很重要的,”霍华德告诉《澳大利亚人报》,“中国人认为我们之间的关系是经常需要最高领导人浇一浇水的东西。”

霍华德认为,谭保政府抵制外国对政治和机构干预的同时,“应当保持正确的平衡”,同时保护澳大利亚的价值观和贸易利益。

这位澳大利亚在任时间第二长的总理表示,凭借“熟练的处理”,澳大利亚可以与中国保持良好稳固的关系,并保持其民主原则。

工党指责联盟党公开批评中国影响力,“粗暴地对待”澳中关系。前工党外长卜卡(Bob Carr)声称政府对中国感到恐慌,出台反外国干涉法是反应过度。

但霍华德说,卜卡“在对华关系上的看法真是笑死我了”。“我认为他被催眠了,我认为这很不现实。”

霍华德说,他认为,谭保“有很大机会”与喜欢澳大利亚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拉近关系“。习近平作为福建省省长时访问过澳大利亚,并与霍华德进行过一个半小时的会面。霍华德说:“两年或三年前,我已经不当总理很久了,我跟他见了一次面,他回忆起了那次会面。我认为这些事情很重要。”

霍华德说,在1996年到2007年间,他与美国的关系“更加亲密”,但与此同时,澳大利亚也建立了“非常密切的对华关系”。

“部分是当时的形势,部分是我与江泽民建立的关系,”他说,“在马尼拉开会之后,江泽民对我说,‘面对面’比较好,然后邀请我到中国去。”

霍华德表示,任何人谴责媒体造成澳中关系紧张都是“错误和愚蠢的”,因为自由的媒体是专制政府“无法理解”的东西。

霍华德说:“我们有权捍卫我们的价值观,我们有权向任何试图在我们的生活方式上横行霸道的国家发出呼吁。我认为我们对此没有反应过度,我认为我们取得了合理的平衡。”

霍华德说,1996年的澳中关系危机与今天的紧张局势有许多相似之处。这些问题的重点是南海岛屿的军事化,外交冻结,贸易问题,北京的批评,反对将美日澳安全关系扩大到印度,并禁止部长访问。

霍华德表示:“如果我们专注于我们之间共同的事物,就能够最好地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我们无法解决体制上的差异。中国不会一夜之间变得更加民主,我们当然也不会变得更威权。但我们必须习惯这些差异。我们不应该忽略这些差异,并对外交关系进行一些人为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