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嘉(Dunja Erem)每周两次在黎明时分出门,驱车超过一个小时前往照顾她两岁的孙女佐伊(Zoë)。

全澳各地都在上演这幕繁忙的例行公事。一项调查显示,将近四分之一的儿童至少获得了一部分祖父母的照顾。典型的祖父母照顾者每个月大约花费30小时带孙子。

邓嘉的儿子有全职工作,媳妇每周上三天班。佐伊周五上日托,周三周四就全靠60岁的邓嘉照顾了。

就像大多数受访祖父母一样,邓嘉很乐意这么做。

“和佐伊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就是我最好的报酬。”邓嘉说,“我很爱我的孙女,我和她一起度过的时光是宝贵的,当她张开小手朝我扑来,我的一切付出都值得了。”

邓嘉的儿子和媳妇住在悉尼东郊Randwick的一间出租公寓,正在攒钱买房。邓嘉要从Fairfield West的家中开车过去,在佐伊Zoë醒来之前到达。

邓嘉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孙女,虽然她还有两个分别21岁和23岁的女儿。

经济价值

据比较网站Mozo进行的1000人调查显示,澳大利亚的祖父母每年通过照顾孙子女为家庭节省了相当于39.9亿元的幼托费用。

祖父母提供的典型幼托服务,或幼托时间中值,为每月30小时。每月为家庭节省267元的幼托费。但部分祖父母每月提供多达58小时的照顾,相当于518元的幼托服务。

在照顾孙辈的祖父母中,五分之二还在工作,包括兼职。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祖母说,尽管她的绝大多数朋友都非常乐意照顾孙子,但有时候也有人抱怨。“特别上了年纪以后,陪孩子一整天真的非常累人。”她说。

三分之二的祖父母都表示乐意照顾他们的孙子,但其中28%的人表示他们觉得“很累人”。

“有时候,孩子的亲爸亲妈觉得反正爷爷奶奶喜欢带孙子,所以他们就可以下班开溜去喝咖啡。”这位匿名祖母说,“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父母带娃——我知道有这种事。”

减轻压力

佐伊的母亲,36岁的贝姬(Becky Pesic)来自英格兰,父母都不在澳洲,她很感激婆婆能够帮忙。“它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轻松,”贝姬说,“这不仅仅是钱(省下了幼托费),而且还包括她努力照顾佐伊,她甚至还帮我们做晚餐。”

“这减轻了我们很大压力——早上不用匆匆把她送到日托,下班又赶着去接她。”

贝姬和丈夫正在攒钱买房。婆婆的帮忙意味着他们能够节省更多开支。

Mozo董事拉蒙特(Kirsty Lamont)说,托儿费用对许多家庭来说是“主要的财务压力”,一些大都会地区的托儿所日收费超过180元。

拉蒙特说:“随着生活费用的持续上涨和工资增长的停滞,许多爸妈把自己的父母当成照顾孩子的解决方案也就不足为奇了。”

祖父母带娃可以领福利

社会研究员兼McCrindle Research创始人麦克林德说,经济因素并非家庭转向让祖父母带孩子的唯一原因。“我们更喜欢找家人帮忙,因为它提供了社交联系,”他说,“而且祖父母带娃有很大灵活性,越来越多的家长从事需要随叫随到的工作,没人知道啥时候需要去上班,这是不可预测的。”

许多幼托中心在已经很高的收费上收取惩罚性滞纳金。

此外,祖父母可以通过注册照顾计划获得一小笔照顾津贴,但这将在7月2日结束。

对于每周带娃最多50小时的照顾者,每个学龄前儿童可以享受34.80元的补助,而学龄儿童也可以获得相当于85%的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