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的反商业言论已经达到了狂热的地步,导致就业和投资面临风险。通过狡猾的工会条款,如“偷工减料”,州政府正在支持一个分裂的议程。

经营一个企业是危险,复杂,和艰难的。民粹主义与工会一起, 将一小部分企业的工资支付情况描述为 “工资盗窃”,这意味着所有的企业,无论大小,都是潜在的小偷。

对工会而言,纵容那些搞阶级斗争的老家伙大放厥辞,也许比让大家理性讨论如何建设我们的经济利益来得重要。

这种说法可能会导致更多的互联网点击量,但意味着这种活动是普遍存在的,而且对这种活动现有的惩罚很小,并不会受到任何审查。

为这个点击诱饵立法是没有必要的。

拖欠工人薪资是不可被接受也不应该被原谅的行为。

根据 “Fair Work Act”, 政府制定了严厉的惩罚对那些拖欠工人薪资的违法者,将处罚高达630 000澳元。该罚款较去年增加了20倍。

一个资源充足且积极的监管机构 – 公平的监察员正在调查和起诉拖欠工资。在过去的几天里,一名雇主因拖欠两名员工的工资被判罚款逾20万澳元。

在这种情况下,FWO 通常会对董事和经理以及企业采取行动。

如发现有不法行为,处罚是严厉而又有效的。

我不建议这样做,但作为一个极端的平行(需要意译), 维州政府是否也建议为非法重复使用病假的工作人贴上标签呢? 这方面是否也应该包括在 “盗窃工资“ 的法例内呢?

更重要的,如果雇主为了员工的利益而支付这笔款项,不是为了工会的利益,将工人权利基金转移给某些工会是否应当列为 “盗窃工资”?

为什么这种不可接受的行为不会被包含在维州的立法中?

关于员工工资欠款问题应该提出一下以下三点重要意见:

首先, 在这种有意发生的拖欠情况下,相关雇主确实应该面临严厉的处罚。

其次, 许多工资拖欠的原因是真的误解和工资单错误的结果。 共有122个联邦行业和职业奖项,其中包含超过1万页的奖励权利。

第三,欠薪是根据联邦法律全面处理的一个领域,根据 “维州犯罪法“ 进一步规定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许多年前,人们明智地决定,工作场所应该通过国家来立法,而不是州立法来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