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税务局(ATO)正努力缩小“税收缺口”,并打击可疑的申报行为。家庭办公室、工作服申报、Airbnb房东和比特币投资者这些对象将被ATO严查。

随着财年接近尾声,ATO向纳税人发出警告,他们正采用先进的数据匹配技术,偷报漏报者将无处遁形。

H&R Block税务主管马克·查普曼(Mark Chapman)表示,ATO一直致力于缩小税收缺口,这一缺口也基本上就是人们的纳税金额和ATO所认为的应纳税金额之间的差距。

“他们所做的是对纳税人进行一系列随机审计,不是把目标对准有问题的纳税人,而是像彩票一样,随机抽取纳税人并对其进行审计。通过这样做,他们就能计算出差距是多少,从而推断出整体纳税人的人数。”

查普曼表示,ATO尚未公布具体数字,但与工作费用相关的申报存在税收缺口,ATO重点指责了这一方面,上个月的联邦预算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额外的资金。

他说:“ATO已经指出与工作相关的费用申报,具体来说,根据工作相关的规定,他们已经强调了一些税务抵扣的固定费率。”

“例如,66-cents-per-km允许纳税人每年抵扣最多5000公里路的公用费用。ATO担心,纳税人把它当成一个标准量,不管他们是否跑了5000公里。”

“同样地,纳税人可以申报150元洗衣费,最低限度你可以申报300元开支不需要任何发票。”

澳大利亚人每年与工作相关的申报费用约220亿元,而ATO专员克里斯·乔丹(Chris Jordan)去年表示,“令人吃惊的”是,有大量的人实际上是在钻空子。

在2014-2015年,约有630万人对服装费用提出抵扣申报,总额接近18亿元,这意味着“几乎一半的纳税个人被要求穿制服或防护服,或者在太阳镜和帽子等物品方面有特殊要求”。

ATO此前曾警告说,没有所谓的扣除标准。同年,300多万申报与工作相关的汽车费用,总额达85亿元,其中“相当大比例”是“不需要详细的记录凭证”。

查普曼表示,“其他税务抵扣”类别包括使用家庭办公室、工会费和手机费,也是ATO的一大担忧。纳税人应该对他们申报的哪一部分是工作相关,哪一部分又是私人用的,这些需进行更严格的核查。

Don’t try any holiday homes funny business.

同样在今年必须注意的是,房地产投资者未正确申报抵扣,比如那些有度假屋的人申报抵扣,但其实所申报的那段时间是自已居住或者是把房子留给家人或朋友,但却要求全额申报。

他说:“在某些情况下,ATO认为这些房产没有出租出去,但他们仍在要求抵扣。他们在租房子时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限制条款和条件,才能让租客说不。”

另一种钻空子的方式包括,当夫妻共同拥有一处房产,两人的租金收入不是按50-50的方式分摊,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把更高的税收减免分配给那些收入更高、从而使收益最大化的配偶。

“你不能那样做,”查普曼说。“如果是夫妻,那就是50-50,除非你有一些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据,这是很少见的。”

Uber司机、Airbnb房东、Airtasker taskers以及其他在共享经济中获利的人也应该注意了。银行甚至是平台本身,现在都会把你的信息直接交给ATO,这意味着这个税收缺口自动会被发现。

查普曼表示,电脑会认为这是不匹配的,你有一些收入没有公布。他们通常不会进行全面的审计,但他们会给你写一封信,询问你是否想修改你的申报表。

最后,在去年年底首次涉足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投资者可能会受到更大的冲击。他说,“ATO实际上把这看作是一个很大的风险领域,因为它很新,人们不理解如何报税。”

“最常见的情况可能是,人们通过购买加密货币然后卖出,这可能会产生资本利得税,你可能有很高的利润或遭遇很大的损失。”

Etax.com.au的高级税务代理人利兹·拉塞尔(Liz Russell)表示,虽然加密货币经常被捧为是一种匿名支付系统,银行或政府无法追踪,但在它们转换为法定货币后,ATO就开始进行数据匹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