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美南海争端持续升温,美日印2018年度“马拉巴尔”联合军演6月7在日本关岛附近拉开了帷幕,此次军演的规模是历年来最大的。此前澳总理特恩布尔1月曾表示,澳有意加入此次军演。但印度军方4月公布的参与国名单时,澳大利亚并不在名单之列。

 

马拉巴尔海军演习始于1992年,原为印度和美国两国开展的年度联合海军演习(图源:VCG)

这已经不是澳大利亚第一次被“马拉巴尔”军演拒之门外。在2017年度的“马拉巴尔”联合军演开始之前,澳大利亚就一度表示想要加入军演。按规定,若想让美日印以外的国家参与“马拉巴尔”军演必须获得印度总理办公室、印外交部和国防部的同意。

不过,印度拒绝了澳大利亚这一要求,只建议澳方派遣人员登上美国、印度或日本的舰艇,观察在孟加拉湾举行的演习。

“马拉巴尔”演习地点主要在印度洋地区,初期目的是为了海上救援与反恐等,随着美国“重返亚洲”及“印太策略”的提出,其项目渐向作战演习转变,主题也变成了深化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合作演习。

作为美国在印太地区重要的盟友,澳大利亚一直被认为是“印太策略”的重要支点国家之一。此前2017年11月美、印、澳、日四国在马尼拉举行首次“四方安全对话”并尝试将这种对话形成机制,希望以此制衡中国印太地区影响力。由此看出,澳大利亚在印太战略上还是扮演着较为重要的角色。

既然澳大利亚在印太占据如此重要角色,为何印方两次拒绝澳大利亚参与“马拉巴尔”?

 

澳大利亚自2007年参与之后,印方再也没有对其发出邀请(图源:新华社)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印方给出的拒绝理由是因为担心,澳方的加入可能会让中国加强在印度洋的海军活动,印度对于中国在印度洋上与斯里兰卡、孟加拉、巴基斯坦等国的合作感到担心。

而这一次印度方面并没有正面给出回应。印度海军发言人夏玛4月公布“马拉巴尔”军演时间时曾被问及澳申请加入军演一事时,拒绝做出任何评论。

印方的反应并不寻常,观察人士由此推断,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二次拒绝澳大利亚与以下三点有关。

首先,“马拉巴尔”演习是由印度牵头及发起的,其用意本来就是为了加强其与美国军事联合,这同时也是莫迪实现其外交战略的重要平台。回顾此前历次军演,印度也只有在2007年邀请澳大利亚、日本和新加坡来参加,此后再无邀请他国。而日本在2007年后也没有再被邀请参与,之后经历了8年的磋商才正式加入成为永久国。由此看来,印度对于邀请其他国家加入军演一直表现十分慎重。

毕竟印度与美国并不是传统盟友关系,而澳日两国均为美国传统盟友。若过多美国盟友加入,会让印度在此次军演中处于被动地位,美国盟友在印度洋势力扩大并不利于莫迪塑造印度成为南亚主导地位的目标,而这也很可能是莫迪没有同意澳大利亚参与军演的重要原因。

 

莫迪(左)拒绝澳大利亚重返军演的请求,主要也是为中印关系考量(图源:新华社)

其次,此次时机十分敏感,中美南海争议如今逐渐升温。中方在南海的军事活动惹来美方不满,不仅增加了对南海“航行自由”的次数,还在各大安全会议,如香格里拉对话,对中国进行谴责和警告。然而,中印关系却在此时回暖,在进入2018年后,双方高层开始频繁互动。

莫迪2018年4月27日出访中国与中国国家主席进行了会晤,他此次的访华行程意义并不小。2015年时莫迪已经对中国进行了正式访问。要知道出于元首外交上的对等,这一次应该是由习近平对印度进行出访。然而,莫迪却打破了中印元首的互访惯例,不仅显示出了他对中国的诚意,还表现出了印方急于想要修复与中国关系的决心。 从他6月2日在新加坡香格里拉会议谈及南海时的谨慎言论可以看出,他并不想因南海争议或其他问题而影响中印关系的变化。所以,“拒绝”澳大利亚进入军演也是为了防止在此敏感时期出现不必要的流言蜚语,影响中印转好的局势。

最后,印度并没有把与澳大利亚的关系视为优先事项,这从印澳高层往来并不频繁可以看出。2014年11月莫迪在前往澳大利亚参加G20国峰会时,并对澳大利亚进行了国事访问,而这也是印度总理28年来首次访问澳大利亚。此后,双方领导人也没有再进行互访。两国领导人互动较少,关系并不“热络”,这也凸显出了印度对发展两国关系上并没有那么积极。毕竟在印太战略之上能真正帮助到印度是美国,而不是澳大利亚。所以,允许澳大利亚参加“马拉巴尔”利大于弊,对印度目前来说并不是一个合适的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