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面向积极的投资者和投资初学者开设教育课程。其中,初学者课程叫做《金融与股票市场导论》,我发现自己面对的是这样一帮年轻听众,他们想方设法想要赶上老一辈,后者或许只是更幸运、但反正肯定是更有钱。

令这帮年轻人感到恼火的是,那些看起来比自己更没有投资天赋的人,充分享受了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升值的40年黄金时光。然而,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已经没人可以保证这样的黄金时光能够重现。

像我一样,老一辈人在刚刚有经济能力的时候就立刻申请了房贷。我们父母那一代给我们的建议是,尽快踏上楼市的第一步。

当然,这是在1982年,信贷繁荣已经持续了10年,或者更准确地说,那是在70年代初开始的“债务繁荣”。借钱可不会永远那般容易。现在,你不得不亲自去银行,西装革履地接受面试,并且发誓如果你没钱还债,你的父母一定会还清每一块钱。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吝啬地打开钱包。

当时,我在英国的一家投资银行工作,我跟任何员工都没有主动要求过,可公司突然就提出以牺牲薪资为条件,为我们提供所有最闪亮的公司豪车,银行迅速就批准了只相当于我们年薪的三倍、而且利率还打折的房贷。

一夜之前,我们都突然从一个伦敦外郊贫民窟的贫穷房客,变成了开着最新款的Mark III Cortinas豪车,名下有房产,住在富人区Chelsea的“雅痞”。自那之后,我一直生活在债务中。

但我已经获得了巨大的回报。如果您相信统计数据,那么自1974年以来,房地产市场的年回报率约为10%。10%的年回报,36年的复利,足以把10万元变成309万元。如果你在1974年拿出10万块在澳大利亚买房,那么这个等式很可能是正确的。住在我家后面的那家伙更绝,他在1974年之前就以450英镑的价格买下两个街区,靠通货膨胀就还清了抵押贷款。

当然,一些澳大利亚人比1974年稍晚进入房市,现在,你通常可以根据年龄来推测澳大利亚人的财富。他们现在轻松坐拥可观的资产,在新一代人严重,这简直得来不费吹灰之力。但年轻人若想获得成功,得从中吸取一个教训。

澳大利亚房地产买家赚钱的原因,不是来自房地产市场本身,尽管这有很大的帮助,而是对负债的态度,而这通常伴随着巨大的负债。

买房会迫使房主约束自己,为了偿还房贷而控制自己的支出。但最重要的是,每天早晨,他们起床时都抱有明确的目标。房贷,学费,以及还没存够养老钱(因为退休金制度是从1991年才开始实施的)就是巨大的动力。事实上,有不少案例表明,一些非常富有的人曾经都过得非常悲惨,然而,你背负的责任越大——房贷,债务,全都靠你养的家人,尤其是孩子——你从生活中得到的东西也会越多,因为你有更大的动力去取得成功。

好了,现在,我们把这一教训套用到一个再也享受不到房地产繁荣,也没有足够的资本来利用同期股票市场繁荣的世代,你会发现一个难题:现在的年轻人,究竟是该借个100万元,踏上楼市的第一步,还是开始进行激进的股市投机活动,好赶上之前的幸运世代呢?

我的建议是:两者都不可取。当你20岁出头的时候,你最好的投资不是买房,也不是股市投机,你最好的投资在你的大脑里,在你的职业生涯中,如果你是个聪明人,那么你最好的投资就是自己创业。

就像任何企业主会告诉你的那样,或者像罗伯特·清崎在《富爸爸,穷爸爸》一书中所写的那样,真正的资本,来源于建立资产,你自己的资产。

说到这里,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关于股市的事实,没有人会告诉你:股市是一个让钱生钱的地方,而不是一个让没有钱的人赚钱的地方。

所以先去赚钱吧,稍后再回股市。如果你什么都没有,在那里也什么都得不到。

 

本文译自每日股市通讯Marcus Today的作者Marcus Padley专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