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国家安全顾问称,中国政府正在“针对”澳大利亚企业和有影响力的人士,迫使澳大利亚改变对北京的强硬立场。

曾经为外交部长毕晓普(Julie Bishop)提供建议的李(John Lee)认为,中国是最新外交政策白皮书中的“房间里的大象”。

最近几周,澳大利亚商界领袖敦促政府降低对华言论的嗓门,并推动谭保总理访问北京,与习近平会面。

当前,澳大利亚出口到中国的葡萄酒被卡在海关,冰鲜牛肉贸易也受到延误,一些人将贸易问题归咎于双边局势紧张。

李博士表示,中国的大战略是通过削弱该地区的联盟,使这些地区国家不要对中国采取敌对立场,从而逐渐把美国逼出亚洲,而不至于引发重大冲突。

他说,北京把重点放在与中国有着实质性经济关系、并且舆论两极分化的国家,采用“经济诱因,并在某些情况下采用胁迫手段”,以最终“中立美国的盟友”。

“中国试图通过向民主社会中的利益相关者提供奖励和激励机制来抵制针对中国的强有力行动,”李博士最近告诉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论坛,“例如,在澳大利亚肯定会针对商业团体或有影响力的个人。现在,有必要尽可能地通过分裂利益相关者来瘫痪民主国家,这样一来,政治领导人若想采取果断的坚决行动,将会极其困难。”

他表示,如果澳大利亚等国的政治领导人愿意听从,那么美国将更难完全投身亚洲。“这是以弱军队取胜的计划,中国现在仍是一个规模较小、发展程度较低的经济体,还没有打响第一枪。”他说。

哈德森研究所智库高级研究员李博士在完成2017年的外交白皮书后,于4月份离开了外交部长毕晓普的办公室。

他说,联邦政府经常避免在公开文件中提及中国。

“像其他很多国家一样,澳大利亚有一种倾向,那就是在指出我们认为自己面临的一些挑战时,压根不使用中国这个词。”他说。

“但如果你仔细阅读白皮书,很明显,澳大利亚认为我们需要对抗中国使用其力量的方式的某些方面。”

李博士坚称,澳大利亚并不是试图建立一个对抗中国的“大联盟”,而是试图让地区国家走向澳大利亚这边。

“他们的想法是,有更积极的战略参与者与你的利益达成广泛一致……对你就越有利。”他说,“所以对日本,韩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重视也会有所改善。”

来自国际和战略研究中心的中国专家格拉瑟(Bonnie Glasser)说,这份白皮书在华盛顿受到密切关注,美国参考了这份报告来制定印度-太平洋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