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本土工程师的严重短缺问题得到解决,否则澳大利亚的基础设施计划、新的太空机构和国防项目都可能受到威胁。

这就是澳大利亚工程师代表机构、澳大利亚工程师协会(Engineers Australia)的观点,该协会警告说,澳大利亚对移民工程师的依赖是不可持续的。   

“我们非常关注毕业生短缺的问题,要实施一项严重依赖移民劳动力的战略是非常危险的。”该协会的全澳主席怀特(Trish White)说。

在2015年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新工程师中,9,850名是入门级工程毕业生,而16,000名是持临时或永久签证的移民。

怀特说:“当我们想要提供基础设施,在这个国家提供创新时,如果没有大量走出大学校门的工程师,就无法做到。”

澳大利亚多年来一直试图扭转学习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的学生人数下降的情况,但收效甚微。

根据该协会的数据,只有6%的女孩和11.5%的男孩在高中时期学习高等数学。

2001年的数字分别为8%和16%。

然而,两名年轻的女性工程师开始的一项计划,在让中学生考虑从事工程和其他科学工作方面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

“工程力量”(Power of Engineering)是一个非营利性计划,提供免费的为期一天的工作坊,旨在展示工程、数学和科学不仅有趣,而且对社会具有创造性和实用性。

该项目的联合创始人弗雷(Felicity Furey)表示:“80%的学生在思考工程师职业之后,把自己的想法从“不”变成了“是”。“

弗雷对自己在职场缺乏女性榜样感到难过。在澳大利亚工作的工程师中,只有13%是女性。

“我只是想做点什么,我厌倦了只是讨论如何让女孩子学习工程学,这就是为什么我开始这份工作。”她说。

她自己也是一名新手工程师,在她第一次参加工作坊时才25岁。

从那时起,这个完全由志愿工程师在业余时间管理的项目已经达到了8000名学生。

弗雷说,在9年级和10年级的研讨会结束后,高中的学生报告说,在高年级修读STEM科目的学生人数增加了一倍甚至三倍。

该计划的第一批校友即将毕业。

莫尔斯(Katelinel Moores)参加了2012年的首次研讨会。今年年底,她将以机械和医学工程师的身份毕业,当年在研讨会上见识到的一切激励了她。

“参加完研讨会,我的感觉就是‘哇,这听起来很酷,这是我真正可以做的事’。”她说。

弗雷说,吸引更多女性的关键在于向女孩展示,工程师不是无聊的职业,工程具有创造性,可以改善社区人们的生活。

莫尔斯认为,吸引女孩应该从小学开始。“从小学起,孩子们就会被植入数学和科学是男孩子的学科的观点,这太疯狂了,因为数学和科学其实很棒。”她说。

怀特说,澳大利亚需要更多的女工程师,不仅仅是出于表面原因。“显然,我们没有为我们的工程行业提供全面的人才库,这对我们的创新能力,我们提供基础设施的能力,以及提供让人们的生活更轻松的新技术的能力都有影响。”她说。

澳大利亚工程行业

  • 57%的工程师出生在海外
  • 女性只占整个行业的13%
  • 澳大利亚在世界经济论坛创新指数中排名第23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