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新的报告显示,由于两国之间的外交紧张局势和北京对资本外流的压制,去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下降了11%。但由于采矿、医疗保健和商业房地产交易的增加,这一下降幅度低于美国和欧洲。

去年,中国公司在澳大利亚的交易中投入了133亿元,这是两年来澳大利亚最大贸易伙伴的最低投资水平。由于国有企业缺席,并且有迹象显示中国投资者感到他们的钱在澳大利亚不受欢迎,预计今年的投资额还会进一步下降。

然而,与中国在全球的直接投资下降29%相比,澳大利亚获得的中国投资还是相对较高的。

这是一年一度的《破除中国在澳投资迷思》(Demystifying Chinese Investment in Australia)第七次发布,发现中国国有企业(SOEs)的投资总额自2014年以来首次下降,而私营企业的投资回升。这份报告是毕马威(KPMG)和悉尼大学共同撰写的。

报告的共同作者毕马威的弗格森(Doug Ferguson)说:“对中国在澳大利亚直接投资的许多方面来说,这都是一个充满考验的重要年份。”

“中国政府的规定是为了解决投机性的,非理性的全球投资和大规模资本外流而实施的,这些规定影响了澳大利亚的结果,最近澳大利亚对战略基础设施资产的外国投资法规也发生了变化。”

在兖煤以34亿元收购力拓的动力煤资产之后的一年里,传统上作为中国企业最大目标的矿业投资再度回升。而商业房地产是中国投资的第二大目标,其次是医疗保健、食品和农业综合企业。在中国投标者面临购买Kidman养牛业帝国的障碍之后,中国的大型房地产交易几乎停滞不前。

去年的交易量为102笔,与前一年持平,但平均交易规模急剧下降,76%的投资额低于1亿元。

该报告称,澳大利亚在吸引中国投资方面仍具有全球竞争力,仅次于美国,而美国获得的中国投资锐减35%,欧洲暴跌17%。弗格森表示,他预计2018年中国投资会进一步下滑。

然而,许多中国投资者表示,他们担心政治环境,自从联盟的外国干涉法引入后,这种政治环境已经变得激烈。接受调查的中国企业高管中只有35%表示,他们感觉澳大利亚欢迎他们的投资,而2014年只有52%。

“全球范围内的相对结果是好的,但对目前的关系状况有一些明显的担忧,毫无疑问,有一些真正的问题需要提出和解决,我们需要小心处理这些问题,对此进行沟通。”弗格森说。

2017年,中国企业的医疗投资激增,2017年投资额为16亿元,而2016年为14亿元。商业地产仍然很受欢迎,投资额为44亿元,占全球海外房地产投资总额的11.5%。这些数字不包括住宅房地产。

该报告是对在澳大利亚投资的45家中国公司的高管进行调查的结果。约70%的受访者表示,投资越来越难获得批准。

媒体报导中澳关系紧张是他们最大的担忧之一。只有10%的受访者表示,澳大利亚媒体支持中国投资,而一年前为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