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工作调查专员(Fair Work Ombudsman)已经对Foodora Australia发起法律诉讼,指控该食品外卖送餐公司参与虚假合同以及对员工支付的薪资低于法定最低标准。

呈交联邦法院的诉讼指称Foodora对三名工人支付薪资不足过低,并违反合同法让他们误信自己是独立承包商,而他们其实是雇员。

据称,Foodora要求这些工人每人都有拥有一个澳大利亚商业号码(ABN),并在开始工作时签署了一份名为“独立承包商协议”的合同。

一名工人每小时的工资为14澳元,再加上每次送餐1澳元;第二名工人每小时工资为17澳元,或者每次送餐工资得10澳元。

这项指控涉及两名骑自行车在墨尔本运送食品和饮料的送餐员,以及一名在悉尼开车送餐的司机。墨尔本的送餐员当时只有19岁,而悉尼送餐员,一名已经是澳大利亚永久居民的印度移民,当时是30岁。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声称,这些送餐员依法有权获得最低薪资,以及在快餐行业薪资规定下适用于其职位的应享待遇,而Foodora支付的金额不足以满足这些薪资标准和待遇。

据调查结果,公平工作调查专员发现,这些雇员的薪资没能达到最低合法工资水平,而且没有获得足够的夜间,周末和公众假期工作的临时排班和加班费。据称这三名工人在四周内被少支付1,620.74澳元。此外,据称Foodora没有为这三名工人支付退休公积金供款。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称Foodora违反了“公平工作法案”。该公司对每项违规面临高达54,000澳元的罚款。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还在寻求对Foodora的法院命令,要求他们全额支付这些雇员的薪资,并为他们作出退休金供款。7月10日在悉尼的联邦法院为此安排了一次案件管理听证会。

公平工作监察专员Natalie James说,采用假合同作为商业模式的公司“通过剥夺工人合法的最低就业待遇和保护来让自己获得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James说:“对此案做出诉讼决定的原因之一是这间重要的企业采用合同安排的程度。

“使用智能手机主导技术,作为雇佣劳动力从餐厅和快餐店向消费者送餐的手段,这种’商业模型’的现状已经引发了广泛的社区和学术争论。

“回答送餐员是雇员还是‘独立承包商’的问题的唯一方法,是个人请求法院考虑一间公司与其员工之间的具体的‘关系’。

“作为国家的工作场所关系监管机构,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现在正在将这个重要的公共利益问题提交法院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