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独家报道,资深消息人士称,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几乎肯定会被排除在为澳大利亚即将建成的5G无线网络提供设备的供应商之外,而这都是基于国家安全考虑。

澳大利亚总理谭保预计不久就将宣布最终决定,多名消息人士告诉《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国家安全机构仍然担心华为与中国政府的联系,并建议不要让该公司竞标5G合同。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很难说华为的参与会在多大程度上危害国家利益。”“安全部门发现很难找到任何解决办法。”

另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澳大利亚的安全和防务机构坚决反对让华为提供设备。

消息来源说:“对政府的建议非常直接,没有留下什么余地。”

这位消息人士说,澳大利亚的想法与美国相似,而华盛顿的国防机构就强烈反对华为及其同胞中兴通讯。

这位消息人士称,总理预计会“提早而不是推迟”公布决定,而这只会进一步加深与中国的裂痕,澳中关系已经深受立法中的反外国干涉法案冲击。

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已经导致华为被排除在全国宽带网(NBN)之外。周三,谭保与所罗门群岛总理霍尼普韦拉(Rick Houenipwela)在堪培拉会面,达成一项协议,澳洲将援助2亿元,用于建设一条连接所罗门群岛、巴布亚新几内亚以及澳大利亚的高速海底通信电缆。

提供替代选择

再一次,在国家安全问题的驱使下,澳大利亚提高了外援预算,以阻止华为建设这条电缆。

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表示,区域邻国需要除中国以外的其他选择,来资助基础设施。“我们提供了另一种选择,我相信澳大利亚应该继续这样做,我们是太平洋地区最大的援助者。”她说。

华为的澳大利亚董事长洛德(John Lord)上周向澳广(ABC)强调,该公司并非国有,这显然是为了在联邦政府宣布最终决定前进行最后努力。他表示,华为的5G技术比竞争对手领先18个月,并暗示说,如果它被排除在澳大利亚的新建5G网络之外,可能会造成重大的失业。

“我们雇佣了大约750名澳大利亚人,”他说,“人数这么多,但还只是我们在澳的主要业务部门:移动宽带。”

华为向Optus和Vodafone在澳大利亚的4G网络提供设备,而瑞典巨人爱立信一直是Telstra的长期供应商。

国际上其他与华为和爱立信竞争利润丰厚的新5G合同的主要厂商,还有中国的中兴通讯和芬兰的诺基亚,后者在2016年与阿尔卡特朗讯合并。

澳洲政府也受到美国排挤中兴通讯的压力。

美国的担忧

在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2月份的证词中,联邦调查局局长雷(Chris Wray)特别点名华为和中兴两家公司,称其具备“恶意修改或窃取信息”的能力。

谭保2月访问华盛顿时,美国表达了对华为参与澳大利亚5G网络的担忧。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国土安全部部长在与谭保会面时,直接提出了这点。

根据新的外国干涉法,与外国政府有联系的澳大利亚个人和组织将不得不公开登记或面临监禁。每个人都有机会自我评估。

谭保表示,,对华为及其澳大利亚代表来说,情况也是如此。“外部影响透明度计划,顾名思义,就是要求透明度,”他说,“所以这是一缕阳光,我认为人人都会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