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獨家報道,資深消息人士稱,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幾乎肯定會被排除在為澳大利亞即將建成的5G無線網絡提供設備的供應商之外,而這都是基於國家安全考慮。

澳大利亞總理譚保預計不久就將宣布最終決定,多名消息人士告訴《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國家安全機構仍然擔心華為與中國政府的聯繫,並建議不要讓該公司競標5G合同。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很難說華為的參與會在多大程度上危害國家利益。”“安全部門發現很難找到任何解決辦法。”

另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澳大利亞的安全和防務機構堅決反對讓華為提供設備。

消息來源說:“對政府的建議非常直接,沒有留下什麼餘地。”

這位消息人士說,澳大利亞的想法與美國相似,而華盛頓的國防機構就強烈反對華為及其同胞中興通訊。

這位消息人士稱,總理預計會“提早而不是推遲”公布決定,而這隻會進一步加深與中國的裂痕,澳中關係已經深受立法中的反外國干涉法案衝擊。

國家安全方面的擔憂已經導致華為被排除在全國寬帶網(NBN)之外。周三,譚保與所羅門群島總理霍尼普韋拉(Rick Houenipwela)在堪培拉會面,達成一項協議,澳洲將援助2億元,用於建設一條連接所羅門群島、巴布亞新幾內亞以及澳大利亞的高速海底通信電纜。

提供替代選擇

再一次,在國家安全問題的驅使下,澳大利亞提高了外援預算,以阻止華為建設這條電纜。

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表示,區域鄰國需要除中國以外的其他選擇,來資助基礎設施。“我們提供了另一種選擇,我相信澳大利亞應該繼續這樣做,我們是太平洋地區最大的援助者。”她說。

華為的澳大利亞董事長洛德(John Lord)上周向澳廣(ABC)強調,該公司並非國有,這顯然是為了在聯邦政府宣布最終決定前進行最後努力。他表示,華為的5G技術比競爭對手領先18個月,並暗示說,如果它被排除在澳大利亞的新建5G網絡之外,可能會造成重大的失業。

“我們僱傭了大約750名澳大利亞人,”他說,“人數這麼多,但還只是我們在澳的主要業務部門:移動寬帶。”

華為向Optus和Vodafone在澳大利亞的4G網絡提供設備,而瑞典巨人愛立信一直是Telstra的長期供應商。

國際上其他與華為和愛立信競爭利潤豐厚的新5G合同的主要廠商,還有中國的中興通訊和芬蘭的諾基亞,後者在2016年與阿爾卡特朗訊合併。

澳洲政府也受到美國排擠中興通訊的壓力。

美國的擔憂

在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2月份的證詞中,聯邦調查局局長雷(Chris Wray)特別點名華為和中興兩家公司,稱其具備“惡意修改或竊取信息”的能力。

譚保2月訪問華盛頓時,美國表達了對華為參與澳大利亞5G網絡的擔憂。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和國土安全部部長在與譚保會面時,直接提出了這點。

根據新的外國干涉法,與外國政府有聯繫的澳大利亞個人和組織將不得不公開登記或面臨監禁。每個人都有機會自我評估。

譚保表示,,對華為及其澳大利亞代表來說,情況也是如此。“外部影響透明度計劃,顧名思義,就是要求透明度,”他說,“所以這是一縷陽光,我認為人人都會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