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说,维多利亚可能会走上与美国城市一样的道路,街道上被精神病人所淹没。

维州的心理健康报告吸取了前线许多工作人员的经验,包括警察和急救医生,描绘了一个失败的系统。

这警示这人们,成千上万的维州人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并且现在得不到任何帮助。

报告称:“今天,维州的人均心里健康支出处于全国最低水平 (39%),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医疗服务, 这一点令人生疑。”

尽管今年维州的心理健康中心获得了创记录的7.05亿美元拨款和几十张急性病床。

维多利亚精神卫生中心主席Damian Ferrie表示,维州已经显示出沿着洛杉矶和旧金山等美国城市的道路,在这些城市,大量无家可归, 未经治疗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已蔓延到了街头。

Ferrie说,这反映在当地许多年轻人身上, 约有43,500名25岁以下的年轻人在澳州各地无家可归,游离在街上,没有一处稳定的住所。

无家可归的人不再是那些喝葡萄酒的老酒鬼了。这些都是年轻人,”他说。

专家表示,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在病情严重之前缺乏精神疾病和其他心里健康支持服务的话,病情会变得更糟。

对那些没有资格参加国家残疾保险计划的精神健康病人的服务削减,使问题更加严重。

澳大利亚皇家医学院和新西兰精神病学院的副教授理Richard Newton说,缺乏适当的服务意味着心理健康状况日益恶化的人得到的信息是他们“这种不是足够的病“来寻求医疗服务的帮助。

Newton教授说,在急性精神病医疗机构工作的工作人员也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因为护士,精神病医生和其他工作人员常常遭受暴力。

“我们遭到了多次的人身攻击和恐吓, 这也威胁到了来我们的人身安全。”

该报告呼吁维州政府提供额外的5.43亿澳元的心理健康医疗服务支持,包括每年2亿澳元的社区精神卫生医疗服务和6500万澳元204张急症病床。

Daniel Andrews总理表示,他可能愿意在周三向维州社会服务委员会的演讲中深入挖掘精神卫生经费。

他强调了该州“惊人的“自杀率 (624人在2016年自杀),并表示,与7.05亿澳元的预算承诺一样重要的是“我们都知道,在这个领域,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