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說,維多利亞可能會走上與美國城市一樣的道路,街道上被精神病人所淹沒。

維州的心理健康報告吸取了前線許多工作人員的經驗,包括警察和急救醫生,描繪了一個失敗的系統。

這警示這人們,成千上萬的維州人患有嚴重的精神疾病,並且現在得不到任何幫助。

報告稱:「今天,維州的人均心裏健康支出處於全國最低水平 (39%),低於全國平均水平的醫療服務, 這一點令人生疑。」

儘管今年維州的心理健康中心獲得了創記錄的7.05億美元撥款和幾十張急性病床。

維多利亞精神衛生中心主席Damian Ferrie表示,維州已經顯示出沿着洛杉磯和舊金山等美國城市的道路,在這些城市,大量無家可歸, 未經治療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已蔓延到了街頭。

Ferrie說,這反映在當地許多年輕人身上, 約有43,500名25歲以下的年輕人在澳州各地無家可歸,遊離在街上,沒有一處穩定的住所。

無家可歸的人不再是那些喝葡萄酒的老酒鬼了。這些都是年輕人,」他說。

專家表示,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在病情嚴重之前缺乏精神疾病和其他心裏健康支持服務的話,病情會變得更糟。

對那些沒有資格參加國家殘疾保險計劃的精神健康病人的服務削減,使問題更加嚴重。

澳大利亞皇家醫學院和新西蘭精神病學院的副教授理Richard Newton說,缺乏適當的服務意味着心理健康狀況日益惡化的人得到的信息是他們「這種不是足夠的病「來尋求醫療服務的幫助。

Newton教授說,在急性精神病醫療機構工作的工作人員也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因為護士,精神病醫生和其他工作人員常常遭受暴力。

「我們遭到了多次的人身攻擊和恐嚇, 這也威脅到了來我們的人身安全。」

該報告呼籲維州政府提供額外的5.43億澳元的心理健康醫療服務支持,包括每年2億澳元的社區精神衛生醫療服務和6500萬澳元204張急症病床。

Daniel Andrews總理表示,他可能願意在周三向維州社會服務委員會的演講中深入挖掘精神衛生經費。

他強調了該州「驚人的「自殺率 (624人在2016年自殺),並表示,與7.05億澳元的預算承諾一樣重要的是「我們都知道,在這個領域,我們需要做的還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