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害羞、社交孤立,最糟糕的是,面对这里明显的偏见:在澳大利亚上大学的中国女留学生可能会遇到一段情感困难期。

弗兰•马丁(Fran Martin)是墨尔本大学文化研究中心的读者也是副教授,她正对56名在澳学习的中国年轻女性的经历进行研究。

她计划跟进她们的生活五年,将研究结果写成一本书。到目前为止,她已经了解到,尽管年轻女性大多不后悔选择在澳大利亚学习,但她们的社交期望通常没有得到满足,大多数人在结交非中国朋友方面遇到了问题。

“她们就定在某些城市和某些课程,”她说。“我了解到学生自己以及员工的估计,大约80%或90%的人会选择某一研究生课程。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她们很难认识到当地人。”

当中国学生遇到澳大利亚学生时,她们有时会受到冷遇。“我的一个学生正在做设计课程,这门课上几乎没有任何国际留学生,”马丁说道。“她走进教室,坐在一张桌子旁。两个当地的学生已经坐那里了,他们只是翻了个白眼,站起来,挪到了其它地方。”

马丁从一个同事那也听到了类似的事情。在上课之前,一名中国学生和几个当地学生坐在教室里。当地学生在互相吐槽,她就静静坐在那里。一个人说,“哦,我上节课都是国际留学生,除了我之外。”另一个学生回答说,“哦,你这可怜的人,那一定很难熬吧。”

由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资助的Future Fellowship项目,马丁开始跟进30名学生在离开中国之前的情况。马丁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澳大利亚政府的奖学金计划让她有机会在十几岁的时候前往中国学习2年,所以她对这个国家很了解。

她说,在中国和海外,某些年轻的中国女性可能难以让自己有一个清晰的身份。独生子女一代,大多数人没有兄弟姐妹,家人鼓励他们把重点放在学习和事业上,并成为成功的女性。但最近中国一直在推动女性扮演更传统的角色,而在30岁之前仍未结婚的年轻职业女性现在通常被称为“剩女”。

马丁说,她们来到国外求学,但却必须调整一系列新的期望。通常她们想和澳大利亚学生交朋友,但当地人通常保持着“礼貌”的距离。语言可能是一个问题。她说,一些来自中国的学生认为她们的英语很差,认为她们的流利程度“几乎是羞耻的”,这可能会增加她们与当地学生相处的困难。

“这种缺乏自信会给学生在有偿工作中带来更多的问题。”马丁说,“我的一些参与者在当地公司里找到了会计师或其它工作,但她们中的大多数人确实很难做到这一点,最终只是在中国圈子里的一些餐饮里打工,经常也未拿到足额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