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又回到了“全球排行榜的首位”。正如上周官方经济增长数据所显示的,今年前三个月GDP增长了1%,这是六年来最好的季度结果。

但是几天前,另一份国家统计数据恰好在同一时间讲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国民银行(NAB)的澳大利亚幸福指数(Australian Wellbeing Index)连续第三个季度下滑,创下该指数诞生五年来的最低点。

这项调查采访了2000名澳人,询问他们对生活的看法和感受如何,结果发现平均幸福感,生活满意度,甚至生活价值感都在下降。它跟踪了48个不同的人口统计分组,除了其中两个以外,其他人的幸福感都变低了。

不满情绪的一个可能的罪魁祸首是工资增长持续低迷。

NAB的指数是澳大利亚当前统计国民幸福度的几项调查之一。

这些幸福度指标并不像GDP那样备受关注,但却突显了传统经济措施忽略的一些重要的事。

比方说,NAB的指数显示,社会大众的焦虑程度极高,引发了人们的关注。

这项自2013年以来每季度进行的调查发现,始终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受访者感到“高度”焦虑。而财务压力往往是一个因素。

根据NAB的研究,对澳人幸福感拖累最大的因素,是“没时间”以及时间紧迫所造成的压力。这在18至29岁之间的女性中尤其严重。

年轻女性报告焦虑的比例也一直高于其他人口群体。

心理疾患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成本。而患有心理疾患的人,幸福感往往低于平均水平。

费尔法克斯– 横向经济学指数显示,心理疾患每年造成2140亿元的经济成本——相当于经济年产值的12%左右。

它还表明,过去十年中肥胖造成的幸福成本已经上涨了80%以上,接近每年1300亿元。

国民幸福度也深受经济资源分配的影响。

过去的研究发现,最贫穷的五分之一家庭,所得每增加1块钱,幸福度的提高要比最富有的五分之一家庭多挣1块钱多出五倍。

在NAB过往的研究中,年收入10万元以上的受访者,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也都高于年收入不超过3.5万元的受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