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杠杆可能已经见顶,房价正在下跌,信贷环境也在收紧。这三者的结合应该会让我们所有人都产生疑问: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个问题至关重要,因为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澳洲是少数几个债务负担增加的经济体之一。虽然最近家庭债务与GDP比率已略有下降,但仍处于在120%左右的历史高位。紧跟在后的是加拿大,比率为100%。我们的家庭债务收入比率也是全球最高的:190%,五年前是160%。

“经济史表明,债务迅速上升通常会带来长期后果,唯一的问题是:后果会有多严重?”凯投宏观澳洲首席经济学家保罗•戴尔斯(Paul Dales)在一份题为《金融危机是否即将来临?》的新报告中写道。

然而,澳储行对澳洲经济的前景仍持乐观态度。储行预计,高于趋势水平的经济增长率,将推动通胀升至目标区间的中段,从而为加息创造条件,而非降息。

这些预测让戴尔斯觉得太过“完美”,以致于不真实。他认为,一旦经济周期转向,多年来不断攀升的杠杆将会拖累潜在的经济增长,但人们却对这带来的影响抱有一定程度的自满情绪。正如他所言,长达10年的债务飞速增长将带来“后果”。

“最有可能的后果是GDP多年增长疲软,利率低于预期,”戴尔斯表示。

摆脱债务的最好办法是,让家庭收入的增长速度长期明显快于债务增长。但不幸的是,工资几乎没有上涨。

事实上,澳储行行长菲利普•洛威(Philip Lowe)周三警告称,目前的工资增速与他将通胀率维持在2.5%的目标并不相称。洛威称,经济稳步改善有望带来所需的薪资增长。

这也是家庭减少债务所需的条件。但只要消费者专注于改善他们的财务状况,那么国内需求就会受到影响,拖累整体经济活动,从而压低工资水平。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债务陷阱。

如果未来几年经济增长弱于趋势水平,这并非灾难性的结果,但也不符合官方的预期。

戴尔斯说,与此同时,一些更糟糕的风险也在上升。

“六个月前,我认为这种(发生金融危机的)风险不值得讨论,”戴尔斯说。不过如果真的发生危机,信贷环境会显著收紧,信贷彻底下滑,由此导致的房价大跌会削弱经济,并使银行资产的质量受到质疑。你可以在没有金融危机的情况下遭遇经济衰退,但戴尔认为反之则不然。

“发生可怕事情的可能性总是存在的,但由于两件事的存在,发生糟糕结果的风险上升了。”

首先,房价正在下跌,目前还不清楚房价还会跌到什么程度。CoreLogic的最新数据显示,在截至5月份的12个月里,悉尼房价下跌了4.2%。一年前,这里的房价还在以每年17%的速度飙升。墨尔本的房价涨幅已趋于平缓。东岸主要城市的拍卖清盘率已大幅下降,人们还担心布里斯班房市可能供应过剩。

戴尔斯说,“关键是,没有人真正知道房价会下跌5%、10%还是20%。”

时间也很重要。如果5年时间里房价下跌15%的话,还算OK,但如果是在18个月的时间里出现类似下跌,问题就严重多了。

经济萧条的几率是30%

信贷环境明显收紧是引发澳洲债务负担进一步恶化的另一个潜在诱因,因为这会导致房价进一步大幅下跌,并可能导致违约率攀升。皇家委员会是这当中的“变牌”。从长远来看,它将会支撑金融体系,并根除恶劣和不道德的行为。短期而言,“管得太过”有可能导致“信贷紧缩”。

戴尔斯说,“我们无法确切地知道能真正让债务无序下降的因素是什么”。较高的抵押贷款利率似乎是一个首要风险,但在所有这些情况下,澳储行有可能降息以缓解压力。

目前戴尔斯认为,未来几年发生经济衰退的几率为20%,发生金融危机的几率为10%,合计起来就是,多年来的经济繁荣转变为经济萧条的几率是30%。

“所有的风险都在向这个方向推进,”戴尔斯说。“即使你认为这些风险相当小,我认为还是值得思考的。”

(本文译自《时代报》 Patrick Commins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