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信设备巨头华为表示,它将等待政府公布外国代理人注册登记表的最终形式,然后再决定是否应该加入。

目前,这项登记将包括哪些私营中国公司,仍存在不确定性,谭保表示,哪些人会被新法律覆盖的评估,“必须由相关人员来做”。

华为澳大利亚公司的事务总监米切尔(Jeremy Mitchell)在接受The Conversation采访时表示:“在我们看到最终法律之前,我们无法透露是否应该进行登记。”

在对登记法草案提出的修正案中,政府将“外国代理人”的定义缩小到了外国政府、外国政府相关实体、外国政治组织和与外国政府有关的个人。

这给包括华为和岚桥(Landbridge)在内的非国有华资企业打下了一个问号,这两家公司都被认为与政府有联系。

律政部文官长将有权发布通知,公布被视为与外国政府有关的公司名字。如果有异议,可以向行政上诉法庭上诉。

律政部长波特表示:“我们将使用一些标准,来确定任何企业、公司或机构是否为外国政府相关实体。”至于华为,“这是他们必须自问的问题”。

根据政府制定的标准,如果符合以下一项或多项条件,公司就将被视为与外国政府或政治组织有关:

外方主体持有15%以上的已发行股本;

外方委托人拥有超过15%的投票权;

外方主体可以任命至少20%的公司董事;

董事有正式或非正式的义务,按照外方负责人的指示、指令或愿望行事;

外方主体可以用其他任何方式行使对公司的全部或实质控制权。

米切尔坚称华为是一家不与中国政权挂钩的私营公司。

该公司在本地有一个由洛德(John Lord)担任主席的澳大利亚董事会。华为澳大利亚由中国公司全资拥有,相当于员工组成的合作社。

米切尔表示,华为将在澳大利亚依法行事。他们希望看到法律的最终形式,然后再做出决定。

华为受到澳大利亚情报机构的高度关注,并被禁止参与国家宽带网络,而且几乎已经确定被排除出澳大利亚5G网络的建设。

曾在岚桥工作的前贸易部长罗布(Andrew Robb)表示自己在海外度假,并表示他没有详细看过关于登记册的新立法。他说:“正如我多次公开表示的那样,我的情况还需要确定,因为在过去的两年里,我还没有在澳大利亚的岚桥业务上花过一分钟时间。”

“岚桥是一家全球性的公司,我一直参与它的全球项目,我不需要新法律来告诉我,我作为前内阁部长有什么职责。”罗布通过电子邮件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