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一直密切關注的話,你可以開始看到即將到來的聯邦選舉的輪廓。

最重要的戰線——關於減稅的決鬥——仍在布局中。隨着議會周一在寒假前的最後兩周恢復工作,工黨仍未闡明是否會同意聯盟黨政府在5月預算中提出的7年所得稅削減計劃的最後階段。它已經同意了前三年的實施計劃,並要求將減稅規模翻一番。

許多評論人士認為,雙方提出的節稅規模——最初都是針對中低收入人群——只不過是小打小鬧。

但這是個錯誤。幾乎沒有人注意到,生活成本已攀升至政治議程的首位,就像2007年的情況一樣,當時民眾對抵押貸款利率上漲等一些問題的不滿,為工黨提供了重新執政的機會。

十年過去了,澳人的生活成本狀況已經大不相同——幾乎完全顛倒,但重要性沒有絲毫減弱。

當生活成本問題在2007年大選中佔據主導地位時,事實上,由於採礦業的繁榮,人們的收入在飆升。但家庭感受到了利率上升和物價上漲的痛楚。

如今,家庭承受的壓力與其說來自於物價上漲——儘管仍帶來一些痛苦,還不如說是來自於工資增長疲弱。

根據定義,只有當家庭收入增長快於整體物價時,他們的實際狀況才會好轉。但在這10年的大部分時間裡,實際工資幾乎沒有變化——家庭也開始注意到這一點。

儲行行長洛威(Philip Lowe)上周對澳洲工業集團發表演講時,提到了即將到來的聯邦選舉所面臨的這種低迷的經濟背景。他當即提到了澳洲經濟遭受的第一大痛苦:工資增長異常緩慢。

從表面上看,情況並沒有那麼糟糕。過去一年,澳洲經濟增長了3.1%,強於預期。礦業以外的商業投資飆升了10%,交通和可再生能源的增長尤為強勁。

但家庭正感受到壓力。在澳洲GDP中約佔三分之二的家庭支出僅增長了2.9%。

儘管就業人數增長相當穩定。越來越多的人保住了工作,或者找到了新工作,但我們為此付出了代價。工資漲幅仍然很低——接近於2%,而不是以前的3%或4%。

與此同時,家庭債務仍然“非常高”,行長用了一個巧妙的說法,稱悉尼和墨爾本房市正經歷“調整期”。

這讓這些城市的許多背負房貸的家庭深陷困境,洛威說:“許多借了錢的人原本預計,他們的收入能像以前增長得那麼快,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由於他們的預期沒有實現,債務的實際價值也就高於他們的預期,這可能會影響他們的支出決策。”

洛威表示,工資增長緩慢,再加上債務遺留問題,“正在削弱我們的共同繁榮感”。

對於澳洲的政治和經濟前景來說,這是一個危險的新領域。洛威警告稱:“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將使必要的經濟改革變得更加艱難。”

簡而言之,我們開始感到經濟越不繁榮,就越難確保進行艱難的經濟改革,而這種改革實際上將確保我們未來的繁榮。這就像是一個向下的螺旋。

稅收改革——也就是說,將稅收負擔轉移到那些不太容易扭曲的活動上,比如消費——最好是在經濟形勢好,國庫充裕、足以補償受損失者的時候進行。但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這並不是說,即將到來的選舉將不會談到稅收改革,現在稅改已經成為稅務會計師的財源。在進入投票站之前,迷惑的選民們無疑需要諮詢一下,看看他們的生活在每個黨派的領導下會變得更好還是更糟。

 

(本文摘譯自《時代報》  Jessica Irvine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