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

今天的澳媒全体刷屏了一条重大新闻:全澳很多地方“中毒”了!

会对这些地方的水源,农场,牲畜,甚至是人类的生命安全都会产业影响,

有的地方已经有四十多人相继患癌,

可是澳洲政府却还没有禁止毒素的来源,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图片来源:The age

1.PFAS蔓延在全澳

根据Fairfax Media调查发现,在澳洲多达90多个地点被检测出全氟辛烷磺酸PFAS毒素超标,其中,维州有16个地点,新州有25个,悉尼就有10个

(图片来源:The age)

从地图上来看,目前PFAS毒素已经占领了澳洲大多数沿海重要城市,就连一直“远远观望”的塔斯马尼亚岛也中招了。

(图片来源:The age)

在维州,位于墨尔本以西95公里的菲斯维尔 Fiskville地区是目前在维州最大的污染地。在30多年来有8.7万人被暴露在致癌物的危险之中。

这在当年也是一场重大的事故,可是直到最近几年才被媒体曝光。

(图片来源:The age)

2015年莫纳什大学对606名在1971年至1999年期间在该地工作的人进行的一项研究确定了69例癌症病例,导致16人死亡。

这个培训学院在2015年关闭,并用了8000万澳元进行清理。

(图片来源:The age)

除了菲斯维尔 Fiskville地区,目前PFAS已经扩散到了包括墨尔本机场,Esso Longford,吉普斯兰的东部销售基地RAAF,以及Penshurst和Wangaratta的CFA培训基地。

调查显示,可能会对这些地方的居民,水源,农业,牲畜和其他动物产生影响。

新州,Westleigh 附近也被检测到PFAS,令人担忧的是,当地的居民却一无所知。这些毒素已经蔓延到上坡和山脚下。

(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墨尔本机场也向媒体确认,有毒素已经蔓延到机场附近,被检测到。

(图片来源:ABC news)

2.什么是PFAS

全氟辛烷磺酸(英语:Perfluorooctanesulfonic acid,PFOS,共轭酸碱对为全氟辛烷磺酸根)是一种人造的含氟表面活性剂和环境污染物。

人造PFAS化学品在自然环境中被形容为“几乎坚不可摧”,不溶于油脂,油和水。

它们由世界500强公司3M制造,全氟辛烷磺酸是3M公司生产的广受欢迎的织物保护剂Scotchguard的关键成分,广泛用于消防泡沫,食品包装和金属电镀

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3M的化学家偶然发现了两种与科学家以前见过的化学物质不同的化学物质。一位科学家指出,通过将氟与碳结合而形成,它们“比一些岩石更强壮”。

澳大利亚几十年来一直在军事基地,工业场所和消防站使用消防泡沫塑料。

虽然在澳洲的研究所内,表示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这些毒素与人类健康安全有直接关系,但是在国外研究中,这写毒素对人体健康有害,足以导致免疫功能障碍,干扰荷尔蒙和导致某些类型的人类癌症。

事实也似乎在侧面证明了这一点。

(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早前在美国中西部高地明尼苏达州一所高校内,有21名孩子患了癌症,而那座城市的水源,广受PFAS的污染。

而3M公司在那里有生产活动。

(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七年内,另外四名青少年因癌症死亡。

21名癌症患者,他们所有共同的经历就是在2002年后在那所学校读过书!

凯蒂就是在这里读书的其中一个。16岁时,正是青春年少的好时光,可是一个噩耗传来,她得了骨肉瘤

医生告诉她,她需要在三个月内截肢,否则就有可能面临死亡。

在做完手术后,20岁的凯蒂还是离开了世界。

(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在澳洲,也有相似的案例。

新州纽卡斯尔Williamtown在过去的15年内,至少被诊断出50个癌症病例。

与美国学校情况相同的是,这个地区也是被PFAS化学物质所污染!

(图片来源:HERALD)

生活在在这里的Boronia Howell一家都在那些年里陆续得了癌症,医生检测之后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家庭遗传因素。

而他们五人唯一共同的地方就是他们在纽卡斯尔北部威廉镇的家庭农场一起生活过一些日子。

被诊断出的50例癌症包括了有10例乳腺癌,8例前列腺癌,5例肠癌,3例胃癌,3例非霍奇金淋巴瘤,2例白血病和2例肝癌,以及个别黑色素瘤,肺癌,胰腺癌,舌癌和睾丸癌。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澳洲的空军部队使用的消防泡沫中的化学物质,PFAS的可疑致癌物质聚氟烷基烷基化合物和全氟烷基化学物质继续通过开放式排水网络从基地冲走。

通过下水道通过蜿蜒而下,最终倒入富勒顿湾和猎人河。根据居民所说,在下雨的日子里,恶臭的水溢出并淹没了低洼的农场,把围场变成了沼泽。

最大的沼泽只离路边几米远。自2009年以来,曾经住过五名人士患上了癌症。

3.安全措施

其实,早在2009年,人们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全球协议通过将其列入联合国斯德哥尔摩公约,禁止其中一种化学品全氟辛烷磺酸。

至少有171个国家同意淘汰,包括英国,德国和中国。然而,澳大利亚是少数几个没有批准该决定的国家之一

由于澳洲卫生署认为没有直接的证据显示它对人体的危害。

(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另外,3M公司也在2000年停止有关PFAS的业务,但是这些化学物质仍在澳广泛制造泡沫,阻燃剂,用于军方,机场,消防队和重工业中。

所以PFAS毒素仍然在澳洲蔓延,而很少有人们意识到这个问题。

在检测到PFAS超标的地区,建议不要使用地表水饮用,烹饪或者浇灌。

(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去年进行的一次环境审计发现,距离CFA工地6.5公里的Murdum Creek的PFAS水平高于饮用水指标。

审计员表示,附近不应用于畜牧业和农作物生产,并应在所有其他农场禁止畜牧生产。

最后,

目前,澳洲已经对全澳各大机场,军事基地,工业区附近进行全面检测和抽样调查,结果还在进一步等待中。

今年5月,澳洲联邦政府终于宣布了一项新的议会调查,审查国防基地周围的PFAS含量情况。

有毒消防泡沫污染地下水,广泛使用消防泡沫的基地不少于18个,国防部正着手解决化学污染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