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国家审计署(ANAO)表示,由于数据“严重不足”,联邦政府对外国房地产买家的打击举措迄今未能奏效,也就是说许多销售记录未上报。

这位审计长发现,谭保政府在2015-16年度预算中宣布的打击行动,仍只是“变得有效”,税务部门在获得可靠数据方面面临“相当大的挑战”,因为各州和领地迟迟没有收集到这些数据。

自2015年以来,税务局已经发现了近4300个不合法的外国投资行为,但由于是依赖于自愿披露,这个数字很可能被大幅低估。

外国投资者在购买房地产和住宅物业之前必须获得批准,例如,外国人只能购买新房,而不能购买二手房。

但各州和领地并没有收集到有关外国买家的基本数据,比如他们的身份信息,而且关于要收集这类数据的法律直到2017年年中也就是计划要开始实施的一年之后才通过,而西澳和南澳甚至还没有通过相关法律。

其结果是,澳大利亚税务局(ATO)的外国买家登记依赖于外国投资者自愿的“自我登记”、社区信息和自我转介。

ANAO的报告称,“在各州房产数据中,自我登记可能被低报,外国身份被重报,外国投资申请和对住宅地产外国投资的自我登记及得州房产等方面数据的匹配度可能较低。”

“因此,在未来几年,ATO将需要进行广泛的手动验证,使登记者能够提供有关外国投资在住宅房地产的性质和程度的准确信息,并依法提供可靠的资料。”

ATO调查了3940起案件,发现了1158起案件违规,并处以1067次罚款,共计550万元,并迫使231处房产被出售,价值2.849亿元。今年1月,仍有318起案件在调查中。

总体而言,ANAO表示,尽管ATO已将高风险交易列为其“外国投资登记”的一部分,但其收集外国投资交易的系统并不稳健,而且还没有依法执行的策略。

ANAO报告称,“未来ATO的关键挑战将是解决更严重的一些不遵守外国投资法律的问题;也就是说,将曝光故意违规的行为,并实施刑事和民事处罚。”

2015年,ATO从财政部获得了追踪外国住宅所有权的权力。

值得注意的是,明显违规的包括中国亿万富翁许家印拥有的价值3900万元位于Point Piper的房产。随后,这套房子被处理给澳大利亚公民Lola Wang Li。

前财政部长乔•霍基(Joe Hockey)也曾举报他的邻居、中国富商Sam Guo,后者在Hunters Hill拥有一套独立屋,但没有被报有违规行为。

最新的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数据显示,由于内部资本管制和新税项抑制了需求,中国对澳大利亚各类房地产的投资已减少一半,至152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