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两个女人在澳洲被杀害,仅相隔几天——但你可能只知道其中一位。

尤利迪斯·狄克逊(Eurydice Dixon)死在一个公园里,据说是死在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手里。

俞琪(Qi Yu)死在她家的前门后面,据说凶手是和她住在同个屋檐下的一个男人。

几乎所有澳人都听说过尤利迪斯的事。但我们当中有多少人知道俞琪?

我写这篇文章不是单纯的想让大家知道这件事,而是想讨论澳洲的暴力问题。

简而言之,公众对尤利迪斯之死的强烈抗议和对俞琪之死的沉默不语说明了,并非所有受害者都是平等的,这真是莫大的悲哀!

6月14日,那天是星期三,在墨尔本北卡尔顿(North Carlton)的王子公园,尤利迪斯·狄克逊被强奸并杀害。19岁的杰梅斯·托德(Jaymes Todd)在尤利迪斯死亡的消息传出24小时后向警方自首。

这位男子与22岁的死者并不认识。警方说,那天,尤利迪斯在墨尔本CBD结束喜剧演出后走路回家,该男子偷偷跟踪了她。

俞琪就是在尤利迪斯死亡六天前失踪的。

6月8日那天,在悉尼坎普西(Campsie)的家中,俞琪正在和远在中国的妈妈通电话。

然后电话突然断了,俞琪的家人联系不上她。

第二天警方开始寻找这位28岁的女子,她的失踪显然很反常。

12小时后,俞琪的车在距离她家4公里的地方被发现。

6月14日,就在尤利迪斯被发现不久后,俞琪的19岁室友董硕(Shuo Dong,音译)被控谋杀。

俞琪的尸体到现在还没找到。

尤利迪斯交友广泛,在墨尔本蓬勃的艺术圈中,她是一位风趣、富有洞察力的喜剧演员,也是一位直言不讳的女权主义者。

相比之下,俞琪在澳洲的家人和朋友并不多,而且默默无名。

自从听到尤利迪斯的死讯后,澳洲社会一直在热议,一个如此年轻而活泼的人,怎么会以这样一种悲伤而无情的方式死去。

关于尤利迪斯之死,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写了数百篇文章,字里行间充满愤怒,大家很不解,为什么一个充满活力的年轻女孩会被如此残忍地杀害。

这周,澳洲各地都在为尤利迪斯举行守夜活动。

然而,简单地在谷歌搜索一下,你会发现,页面只显示了不到100篇关于俞琪的报道。当你在社交媒体上谈论她时,人们甚至对这个年轻女子曾经存在过而感到讶异。

没有人为她举行什么守夜活动。

为什么我们对尤利迪斯的死如此愤怒,对俞琪的死却无动于衷?为什么面对这两件既可怕又相似和熟悉的案件,我们的反应截然不同?

我认为,这是因为俞琪是被住在自己家里的男人杀死的,而尤利迪斯是在公共场所被杀害——被一个陌生男子杀害。

由于澳洲大多数的女性被杀案件发生在家里,我们似乎已经对家庭暴力的恶劣行径免疫了。

每当一个杀手胆敢在公共场合袭击,他就会迫使我们直面这种公开的暴力行为和我们人类自身的脆弱。

于是我们变得如此愤怒,如此激动,如此不安,因为我们往往更害怕潜伏在街上的妖怪,而不是潜伏在眼前的怪物。

事实上,在澳洲,大多数死于暴力的女性并不是在公共场合被陌生人杀害,而是被亲近的人谋杀,或是被她们信任的人谋杀。

毫无疑问,这些女性的死亡方式非常残忍。

她们经常被勒死、刺死或殴打致死。一些人被先奸后杀,还有一些人和他们的孩子一起被杀。

今年以来,有32名女性死于暴力,但尤利迪斯是唯一一个据称在公共场所被陌生人杀害的人。

无论是谁杀了她们,我们都应该愤怒、悲伤和义愤填膺,因为所有的女性都是因暴力而丧生。

如果我们早日对所有女性被杀害的悲剧都拾起愤怒,我们就能离阻止这类惨剧发生更进一步。

(本文译自《每日电讯报》 Sherele Moody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