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8日晚上全澳洲各個主要城市上演了這樣一幕,萬人聚集,帶着鮮花和蠟燭,在冷風中默默駐立。

墨爾本王子公園

這幾日大家都被墨爾本22歲少女Dixon被姦殺的案件刷屏了,大家都很義憤填膺,呼籲嚴懲兇手,或者呼籲政府加強治安管理,但是澳洲有幾萬人在沒有組織,沒有人發起的情況下不約而同的做了這樣一件事情——自發的來到Dixon遇害的地方為她祈禱。

到場人數超過1萬人,有社會各個階層各個年齡段的人,大家帶着鮮花和蠟燭,在現場默哀。

一萬多人沒有絲毫嘈雜,在冷風中也沒有瑟縮,只是希望能夠陪伴這個可憐的女孩兒最後一程。

他們中,有維州省的省長Daniel Andrews

有各個行業的工作者;

有幾歲的孩子;

有老人和學生;

從清晨開始,這裡就陸續有人前來,不是作秀,不是裝摸做樣,而是發自內心的獻上一束花,說上一句祝福的話語。

有人默默地看着眼圈的花堆,然後紅了眼睛。

有人不斷地去點燃熄滅的蠟燭。

不同膚色的人群都在為Dixon默默祈禱,希望她能夠飛向天堂,不再憂傷。

夜幕降臨,這裡彙集了上萬人,現場卻是靜默的,只是偶爾傳來幾聲安魂曲的低吟。

上萬人就以這種默哀的方式表達對女孩兒遭遇的同情,大家沒有協商,只是想要過來陪伴這個女孩兒一程。

澳洲全景集體默哀

事情發生在墨爾本,上萬人前往哀悼,在澳洲其他城市,人們同樣自發的前往公共場所為女孩兒祈禱。

悉尼海德公園,人們打着傘,冒着冬雨聚集在這裡。

在澳洲首府堪培拉,總理特倫布朗親自為Dixon點燃了一根蠟燭。

在阿德萊德,反對黨領袖Peter Malinauskas在燭光前默哀。

在這一刻,大家心中最善良的情況都匯聚成了一句話:希望Dixon能夠在天堂繼續自己的搞笑事業,自己不再遭受苦難,同樣也為別人帶去歡樂!

“你只是一名無辜的女孩子,你可能是我們中的每一個人,我們會永遠銘記你”

無數的蠟燭照亮了她通往天堂的道路,無數鮮花讓她不再感覺世界的陰暗,無數人的祈禱讓她的路不再孤單。

善良、同情、感性,這就是澳洲的一種人文情懷,當有人遭遇不幸的時候,這種善良可以衝破社會和現實的冷漠與枷鎖,成為維護文化和和會穩定的最堅實的力量。

這種情懷不是剛剛才有,這是澳洲一直以來的一種傳統美德,不論是悼念本國的事情還是發生在世界上其他地方的苦難。

澳大利亞對世界的溫暖

2015年法國巴黎發生恐怖襲擊,

死亡人數129人,352人受傷,其中99人重傷…

恐怖襲擊發生後,悉尼市中心馬丁廣場上,成百上千名群眾自發的彙集在這裡,頂着大雨,大家神情悲痛,讓人一時無力去分辨,那些流經眼角的,究竟是淚水,還是雨水。

悼念的人群中,有澳洲人,有在澳洲的法國人,有中國人…他們自發的匯聚在馬丁廣場。

人們默默地在法國國旗下面獻上一束鮮花…一位戴着紅色帽子的民眾將右手放在心口處,虔誠地禱告。

身着黑色衣服的姑娘,雙手握着一朵紅玫瑰,閉上眼睛默默祈禱。

身着黑色衣服的男人,將“紅白藍”旗幟扛在肩上,默默恭下身,放下一束鮮花。

在每一張凝重的面孔後面,都是一顆悲痛沉默的心。

和平在被恐怖挑戰,愛與溫暖卻終將戰勝陰霾!而這份傳遞愛與溫暖的力量,從來不分國籍,不分年齡,不分地域,不分階級,不分性別,不分語言…

那時候的馬丁廣場,成百上千的民眾互相為對方撐傘!人們緊緊匯聚在一起,友善地互相打招呼,共同佇立在同一把雨傘下,有人哭了,周邊的民眾就張開雙臂,讓大家振作堅強!

在群眾脆弱的時候,所有期盼和平的願望,和虔誠祈禱的心靈,都是一樣的真摯。而這份共同的心愿,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被緊緊地牽到一起。

當天晚上20.30分,南半球陰沉的天空下,悉尼歌劇院上,“紅白藍”三色旗駕起。

這就是來自於澳洲人民的善良和感情,當世界上其他地方發生苦難是,我們感同身受。

澳洲對自己公民的溫暖

曾經布里斯班12歲少女Tiahleigh被殺害拋屍的新聞刷爆了澳媒,後來劇情太過狗血,兇手竟然是養父一家人。

確切的說是養父的兒子,也就是她的哥哥,她只有12歲,但是已經和這個19歲的哥哥有了很多次性行為。

直到後來她意外懷孕了,養父不希望這出家庭亂倫劇被別人知道,同樣也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兒子,所以選擇將12歲的繼女殘忍殺害。

這個才12歲,人生還沒有開始的姑娘,就以這樣的方式離開了人世,再也回不來了。

很多人看了小姑娘的新聞報道後,震驚之餘,更多的都是感到難過,甚至自發的舉辦了很多活動紀念祝福她。

小姑娘喜歡紫色,所以紀念她的活動上,大家都會穿着紫色的衣服,送上紫色的花。陌生的人們在小姑娘的學校,公園裡,舉行悼念她的活動,希望慘死的她可以安息。

甚至Facebook上,還建有專門悼念她的網頁。

陌生的人們看到了新聞,會默默地為她獻上紫色的花,為她祈禱,為她傷心。希望天堂里,沒有傷害,沒有眼淚。

這其實就是澳洲人的溫情,看到有人遭遇不公,有人悲慘離世,一大批善良的人會自發的來幫忙,哀悼。

澳洲對自己歷史的溫暖

如同開篇所說的,澳洲人是感性的,每一年澳洲都有一個盛大的節日叫做ANZAC Day,也就是澳新軍團日,為了紀念那些曾經為澳洲出征的士兵的英靈!

每一年澳洲都會有數十萬人自發的參加這個活動,各個年齡段,各個階層,大家都為了這一刻展現出了自己的驕傲和自豪!

每一年,早上不到6點,成千上萬的人會自發聚集到墨爾本St Kilda Rd、悉尼市中心為了澳新軍團自發的進行晨祈儀式;

人群里有老人、也有孩子,大家在一起在這一天用最誠摯的心向澳洲的軍人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首先是黎明的禱告…

讓澳洲人在詩歌中緬懷先驅…

黎明祈禱結束時,將吹奏短曲意味着死亡的將士指責已經完成了,請他們安息吧!

參加儀式的老兵會在軍功章旁別上一小束迷迭草,表示永誌不忘…

本人的勳章佩戴在左胸,而家屬則戴在有胸…

然後便是9點隆重的、聲勢浩大的遊行,民眾、退伍軍人以及海陸空三軍將士都會走上街頭,表達自己的懷念與敬重之情。

結語

雖然現實很冰冷,很殘酷,但澳洲大部分人民都是善良淳樸充滿了同情和關愛的,這也是澳洲社會的一種文化現象。

只要人們心中有愛,有正義,有善良,就絕對不會被污濁的社會腐化。

這就是屬於澳洲人民的善良,屬於澳洲人民的感性!

最後希望遇難的Dixon在天堂可以永遠快樂,不再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