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一位知名经济学家表示,金融危机可能会让澳大利亚负债累累的经济陷入困境,并迎来该国26年来首次经济衰退。

总部位于伦敦的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经济学家保罗•戴尔斯(Paul Dales)本月发出警告,在接下来的五年,发生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为20%,而全面的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为10%,这是更加坚实的预测再加上本来就越来越多的悲观预测–严格的贷款条件可能会扼杀流动资金投入主要房地产市场并削弱经济。

失误可能带来的打击

金融危机是一种非常现实的可能性,尽管政客和监管者在这种高压环境下仍有几张牌可以出,但一次失误可能会对澳大利亚的房地产市场和负债累累的家庭造成沉重打击。

凯投宏观和瑞银(UBS)都表示,他们的核心或“基本情况”预测是,澳大利亚经济将在未来几年内看到一个温和增长的环境,房价小幅走低,利率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

然而,双方都表示,对形势的处理不当可能导致金融危机。

债务的后果

澳大利亚的家庭债务目前徘徊在GDP约120%的创纪录高位,这一比例是全球最高的国家之一,远高于加拿大、英国和美国。

由于大部分债务都局限在抵押贷款,而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正在下跌,经济学家们不禁直冒冷汗。

“经济史表明,通常情况下,债务的快速累积会带来后果,”戴尔斯写道。“唯一的问题是,这种后果会有多糟糕?”

银行被审查

在金融服务委员会进行严格审查之后,银行收紧了放贷行为,皇家委员会发现的问题比人们最初认为的更严重、更黑暗。

住房融资已经下滑,尤其是市场的投资者和只付息贷款领域,专家怀疑这种逆转是否会在短期内随时发生。

戴尔斯写道,“在金融危机之下,信贷条件大幅收紧,信贷额下降,并导致房价急剧下跌和经济疲软,让人们对银行资产质量产生了疑问。”

信贷紧缩引发房价下跌

“银行随后进一步收紧信贷,导致房价进一步下跌,并引发更严重的经济衰退。”

在最坏的情况下,它的可能性取决于政客和监管机构接下来的几次行动。

去年9月和今年2月,皇家委员会专员肯尼斯·海恩(Kenneth Hayne)提出的建议将是下一步值得关注的重大事件,届时政府将决定实施的政策和如何实施。

但据瑞银经济学家乔治·萨伦(George Tharenou)和卡洛斯·卡索(Carlos Cacho)表示,政府可能会采取拖延措施来缓和这一打击。

Generic big four banks, Westpac, CBA, NAB, ANZ. Banking. photo illustration: Ryan Stuart

政治安全保障?

瑞银今年曾多次表示,皇家委员会可能导致“信贷紧缩”–银行贷款供应突然下降–但本月写道,政治可以充当临时安全网。

“虽然信贷紧缩的情况现在看起来更有可能,但这还不是我们的基本情况,” 萨伦和卡索在6月写给客户的信中写道。“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潜在的政治解决方案,因此皇家委员会的建议不会立即得到实施,以避免负面的经济环境。”

Generic home loan image.

经济学家提供了可能性

与此同时,戴尔斯补充称,监管机构对这种情况保持一定程度的控制。

他表示,“除非我们看到有证据表明,信贷环境收紧,导致信贷增长大幅下滑,而澳大利亚央行忽视了这一点,否则,这种疲软的增长前景将是我们的基本情况。”

然而,令人担忧的现实依然存在,一场金融危机或信贷危机是许多经济学家所看到的,有些人甚至提出了可能性。

“几乎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性,即家庭债务激增导致结果恶化,”戴尔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