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物价上涨,税收政策、福利制度等不断变化,但这最基础的——澳洲工薪涨幅变缓,原因又是什么呢?

2012年,澳洲工薪涨幅都接近4%。但在14年6月时,工薪涨幅突然暴跌至2.4%,这也是自上一次经济衰退以来最低的涨幅,比金融危机时的工薪涨幅还要低。

自那以后的两年,工薪涨幅仅达2%。这甚至还低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经济衰退情况,恰如回到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的时期。

但是,我们并没有陷入经济萧条或衰退情况。人们还在不断购置房屋或其它东西,澳洲经济发展也有所突破。

银行和金融公司有决定贷款额度的公式。自从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稳定工薪及存款大小预估未来工薪涨幅,这样的情况一直没有发生变化。一开始,这些都很难管理。但随着借款人收入增加,房贷也越来越容易还了,人们也早早地拿到自己的房子。但除非现在工薪涨幅回升,否则将处于僵持情况。

银行正在推进为期30年的抵押贷款,借款人需在约50岁时才能还清。如果工薪涨幅没有回升的话,许多借款人可能至退休还背负着抵押贷款,他们的养老金大部分还会用于还款。

澳洲储蓄银行(Reserve Bank)行长菲利普·劳(Philip Lowe)在上周的一次演讲中提到了这一现象。他甚至还为它起了一个名字:抵押倾斜(Mortgage Tilt)。还款占收入的比例随着时间不断下降,直到现在已趋于稳定,人们还贷的时间变长。如果利率上升的话,还贷数额增加,情况还会更糟糕。

但为什么突然之间,澳洲工薪水平涨幅开始下降呢?据数据显示,澳洲失业率变动并不大。经济学者彼特·马丁(Peter Martin)提出,或与海外廉价劳动力竞争有关。工会较之前确实少了讨价还价的能力。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首席经济学家安迪·海尔丹(Andy Haldane)说过:“数量其实也是一种力量。”1990年,澳洲40%的劳动力都处于工会内,但现在只有14.5%。

大多数情况下,罢工其实是非法的。他们需要事先通知、安排后才能这样做。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也不能在未经雇主同一的情况下介入解决劳动争端。

虽然澳洲就业情况良好,但不少人都在面临失业情况。Telstra电信公司裁员8千人,其中很多都在墨尔本总部。澳洲国家银行(National Australia Bank)在未来三年将每年裁员2千人。新州公共服务还将裁员11800人。

 

劳认为,部分澳洲企业正在大量投资并提高生产技术,希望能减少工作的成本。但还有很多企业都在面临残酷的价格竞争。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反对工资增加了。但这样的话,他们会流失很多人才。

除此以外,美国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认为,这正是全球金融危机所遗留的效应之一。他提出,在危机期间,雇主们发现,即使他们需要降薪,但是他们却降不下薪。“降薪带来的后果及其恢复阶段比想象中的还要多得多”。

所以他们现在降薪,正在保持工薪较低的水平及成本,这或是在为下一次危机做储备,且带有一定政治和经济层面的影响。政府预测,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薪资水平涨幅或不会有太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