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一家心理健康机构的资料显示,澳大利亚的国家拨款将帮助填补一些不受全澳残障保险计划(NDIS)覆盖的罹患心理疾病和精神不健全的澳人面临的医疗服务真空。

在联邦、州和领地政府达成协议之后,卫生部长亨特(Greg Hunt)宣布将拨款1.6亿元用于为患有严重心理疾病的患者提供新的国家心理社会措施。 

联邦政府将在7月份开始的四年内提供8,000万元,而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也将拿出等额的资金。

“这将帮助那些不受NDIS覆盖的患者,他们将受益于专业但较不激烈的社会心理服务,如个人和团体的协助和康复,确保这些人不会错过关键的支持。”亨特部长说。

澳大利亚精神健康部门首席执行官奎兰(Frank Quinlan)对这一消息表示欢迎,并表示他们对那些没有资格享受NDIS但仍然需要社区服务支持的患者表示担忧。

“因为之前提供支持的许多计划都已经结束,让位给NDIS,所以存在服务真空。”奎兰告诉澳新社(AAP)。

他说,州和联邦政府能够协作也很重要。“我认为这不足以缩小差距,但我认为这会给我们提供一些非常有用的项目信息,这些项目是最有效的,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解决这些问题的第一步。”他说。

虽然年长澳人通常死于心脏病发作和痴呆症,但心理疾病却是儿童和年轻成人最主要的死因。

澳大利亚健康和福利研究所(AIHW)的一项新报告显示,焦虑症是5至44岁女童和女性患病和死亡的主要原因。

来自澳大利亚心理学会的奥格雷迪博士(Lyn O’Grady)表示,焦虑症可能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表现为头痛、发脾气或拒绝上学等身体症状。

最近的研究发现,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内,一些急诊科10-19岁年轻人的心理健康病例增加了三倍。

墨尔本默多克儿童研究所的儿科医生西斯柯克教授(Harriet Hiscock)说,家长带孩子就医时并未意识到他们是焦虑症或抑郁症。“他们把惊恐发作当成癫痫发作,以为反复发作的腹痛是身体出了问题,但其实是因为孩子们真的很焦虑。”她说。

她表示,在公立医院,病童可能要等上多达一年才能看到儿科医生或精神科医生。

悉尼麦考瑞大学情绪健康中心的主任哈德森教授(Jennie Hudson)说,人们依然觉得焦虑症是一件很丢脸的事,觉得患者太脆弱,或者有弱点,或者不了解正常情绪压力与焦虑不安之间的差异。

她说:“焦虑症每年导致澳大利亚政府花费104亿元,但它常常被忽视,因为焦点集中在抑郁症或其他精神障碍上。”

新南威尔士大学名誉教授安德鲁斯(Gavin Andrews)说,虽然些微的焦虑实际上可以提高表现,但女性罹患焦虑症的机率是正常人的两倍。

但焦虑症是可以治疗的。专家说,最好的疗法是认知行为疗法,没有条件看心理医生的人依然可以在线获得优质的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