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澳大利亚父母即将从政府那里获得多一些些的幼托补助之时,幼托中心竟然大幅调涨了收费,原本旨在缓解贫困家庭预算压力的额外补贴,很有可能会被幼托中心的涨价吃光光。

在政府下周(7月2日)生效的新幼托补助金发放之前,幼托中心的日收费最高调涨了24元之多。

一些市府经营的中心,涨价幅度是上财年的6倍。

澳大利亚新闻集团的一项调查揭示了幼托服务经营者的做法,他们有可能夺走旨在减轻家庭压力的额外补贴。

Port Melbourne幼托中心Ingles Street Early Learning&Kinder对每名儿童的日收费提高了24元至145元。

悉尼Blacktown市府办的一所幼托中心把学前班的日收费提高了10.50元,是上财年涨价幅度1.50元的六倍。

全澳许多其他幼托中心也在涨价。

对于一个有两个孩子的家庭,如果每周五天使用幼托,日收费上涨5元,那么每年就要多掏2600元。

而联邦政府表示,如果一个家庭每周使用28小时的幼托,那么在新制度下,每个家庭每个孩子的收入将会提高1300元——但对于每周使用9小时幼托的家庭来说,28小时只够3天。

根据家庭财务状况和他们每周使用幼托的时长,即使在改革之后,如果日收费增加5元,家庭也可能得多掏1300元。

36岁的妈妈艾丽卡(Erika Geffroy)表示,Blacktown市府经营的这家幼托中心试图证明最新的涨价是合理的。

艾丽卡有两个孩子,4岁的塞巴斯蒂安和18个月大的内森尼尔,她说:“我们都喜欢这个幼托中心的工作人员,这不是他们的责任。但毫无疑问,纪念幼托中心的收费涨幅更大了,这意味着我们要掏出更多钱。”

来自昆州Bli Bli的28岁妈妈蒂芙尼(Tiffany Blackwood)说,她用的家庭日托,每天收费上涨了14元。“我们接到电子邮件说,‘由于新的幼托补助,我们将提高收费’。”她说。

蒂芙尼育有8个月大的三胞胎,2岁的儿子正在上家庭日托,还有11岁的大儿子。

“一方面,我能理解这是因为他们必须培训员工并做更多的文书工作,但另一方面,我认为,当政府表示这将有助于降低成本时,我们却不得不支付更多的钱,这太荒谬了。”她说。

“这很艰难,因为我去上班不划算,但不去上班也不划算。”

位于布里斯班的Goodstart Early Learning发言人切里(John Cherry)表示,该中心也会涨价,但拒绝透露去年的涨幅,只表示今年的涨幅与去年相当。

Goodstart是全澳最大的托儿服务提供商。

The Parenthood 的执行董事加农(Alys Gagnon)说,家长们对幼托补助的改变感到非常紧张。她说:“现在不是过度提高幼托费哟空的时候,当听到幼托机构想利用新补贴制度实施的机会来涨价,是非常令人失望的。”

澳大利亚早教协会(Early Childhood Australia)会长佩奇(Sam Page)说,一些中心可能会利用新补贴涨价。“肯定会有这样的中心。”她说,“关键是家长要货比三家,看看他们的幼托中心收费是否超过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