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譚保政府打算阻止中國通信巨頭華為參加本地5G網絡的構建,該公司已經將其本土研究開支削減至零,與此同時,該公司收入下降,員工數量也不見增長。

由於華為與中國當局的關係以及下一代移動網絡的潛在安全風險引起了越來越多的懷疑,導致該公司難以達成其為澳大利亞市場設定的目標。

據該公司向監管機構提交的報告顯示,其去年的收入下降了5000萬元,至6.232億元。

銷售額下降7.4%,恰逢該公司的增長取決於Telstra,Optus和Vodafone對牽涉廣泛的新5G項目的決策,這就使得華為澳大利亞子公司的命運被掌握在堪培拉安全機構手中。

華為本地高管和董事會成員對針對該公司的嚴密審查以及關於它與中國政府有關的說法感到沮喪,他們堅稱該公司由員工擁有,並且不構成安全威脅。

華為澳大利亞公司事務總監米切爾(Jeremy Mitchell)告訴費爾法克斯媒體:“收入下滑主要是由於項目的時間安排——一些大型電信和企業項目正在逐漸減少,而其他一些項目正在逐步增加。”

“電信公司、企業和消費者業務集團都將在2018年實現增長。事實上,我們預計2018年整個業務的增長率將達到兩位數。”

當地子公司的財務報告顯示2017年“研究費用”為零,但該公司否認這意味着它與前幾年相比削減了支出。

華為發言人表示,該公司向凱恩斯的詹姆斯庫克大學提供價值超過100萬元的物聯網研究設備,並已向悉尼總部的新創新中心投資600萬元。

“在英聯邦運動會期間,我們花費了數百萬元在Optus的黃金海岸進行5G試驗,我們正在與其他運營商大力投資5G試驗,”他說。

華為澳大利亞分部的董事長羅德(John Lord)將在周三向全澳記者具樂部發表演講,題為“澳大利亞是否準備好迎接中國的智能化現實?”。

自由党參議員福西特(David Fawcett)上周警告聯盟黨同事不要使用華為,因為它和中國政府關係密切,而工黨也表示同意這一警告。

財務報告顯示,截至去年12月,華為澳大利亞在當年有336名員工。該公司表示,較高的數字反映了對獨立承包商的使用。

研究支出的下降歸因於所有研究都改由中國總部進行的決定。

去年,該公司的稅前利潤從1950萬元增加到3190萬元,與一些從海外數字服務中獲得收入的美國公司相比,公司稅的比例較高。

去年華為澳大利亞的所得稅開支為1630萬元,占稅前利潤的51%。去年的稅收支出是稅前利潤的38%。

雖然該公司堅持認為它會增長,但財務報告突出了它的挑戰。當前,譚保總理和聯邦內閣必須聽從安全機構的建議,決定5G網絡的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