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世咨询公司(Mercer) 发布的《2018年全球生活成本排行榜》,澳洲大城市的居民也许正在为生活成本发愁,但就全球而言,我们并没有跻身外籍员工生活成本最高的10大城市之列。

这家人力资源咨询公司今年的调查对五大洲的209个城市进行了评分,以纽约为比较基准,以美元作为汇率变动的衡量标准。

尽管悉尼仍是澳洲和新西兰最昂贵的城市,但它的全球排名却下滑至第29位,落后于伦敦和哥本哈根、新喀里多尼亚的努美阿以及非洲城市阿比让、利伯维尔和布拉柴维尔。

排名第58位的墨尔本被慕尼黑、孟买、赫尔辛基和曼谷赶超,珀斯紧随其后,排名第61位。

堪培拉的排名从第71位降至第77位,布里斯班排名第84位,排在奥克兰(第81位)之后,而阿德莱德排名第87位。

美世驻悉尼全球移动总监卡拉•科斯塔(Karla Costa)表示,这并不是因为澳洲的生活成本变得更便宜——而是因为亚洲地区的其他国家变得更贵了。

在外派人员生活成本最高的10个城市中,亚洲占了6个,香港位居榜首,东京、苏黎世、新加坡和首尔紧随其后。

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由于房地产市场疲软,从去年的第一名跌至今年的第六名,上海、恩贾梅纳、北京和伯尔尼跻身前十。纽约是美国排名最高的城市,排在第13位。

科斯塔表示,值得注意的是,美世调查的对象是国际外派人员,而不是在澳洲工作的当地人,调查内容包含10个不同类别,包括外出就餐和在家就餐、交通、体育和休闲活动的成本。

“就排名的目的而言,”她说,“我们也考虑到了住宿成本。”

她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可能比美国一些较小城市的房价还要高,一些商品和运输的成本也是如此。

美世公司的数据显示,按月计算,悉尼一套没有家具的两居室公寓的价格,比香港、东京、伦敦、纽约、上海、莫斯科、苏黎世和首尔的价格要便宜。科斯塔表示,阿德莱德是同类公寓租金最便宜的城市之一。

考虑到澳洲的高工资和环境相对安全稳定,与邻国相比,成为一个更便宜的居住地意味着能够吸引更多来自跨国公司的投资和人才。

科斯塔称,“上周,我与150名客户参加了一个会议,他们大多在欧洲。他们说:‘我们在向澳洲派遣员工方面没有问题’。”

伦敦是电影票最贵的城市,莫斯科的牛仔裤最贵,首尔的咖啡最贵,苏黎世的汉堡套餐价格最高,香港的汽油价格最高。

相比之下,今年《经济学人》的生活成本排名显示,悉尼排在第10位,上升了4位。此外,根据Numbeo的排名,2018年悉尼排在第32位,墨尔本排在第64位。

住房成本仍然是一个紧迫的问题。在今年年初发布的第14份国际住房负担能力调查报告中,悉尼和墨尔本双双跻身全球五大最不可负担的住房市场。

由于澳洲的工资增长低于市场预期,租金负担能力低,尤其是在悉尼,澳洲城市在美世生活成本排行榜中的排名下降不太可能给当地人带来多少安慰。

科廷大学的瑞秋•翁(Rachel Ong)教授说,她看到了“住房负担问题持续存在,给很多家庭带来压力。”

她说:“我们确实在州府城市看到了周期,有时它们的方向不同——比如珀斯的房地产市场就大幅走软了。”

但她解释说,从长期来看,房价相对收入来说依然很高,而且在不同的澳洲市场,租金负担能力与房价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相关性。

2018年美世全球城市生活成本排名

  1. 香港
  2. 东京
  3. 苏黎世
  4. 新加坡
  5. 首尔
  6. 罗安达
  7. 上海
  8. 恩贾梅纳
  9. 北京
  10. 伯尔尼
  11. 日内瓦
  12. 深圳
  13. 纽约
  14. 哥本哈根
  15. 广州
  16. 特拉维夫
  17. 莫斯科
  18. 利伯维尔

19=. 布拉扎维

19=. 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