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32岁的母亲丽比(Libby Nuttall)来说,去私立医院分娩完全是“浪费钱”。

丽比和丈夫莱斯(Rhys)有三个儿子:5岁的麦克斯维尔,2岁的劳森和6个月大的艾利奥特。

她是越来越多的妇女中的一员,她们选择在公立医院而非私立医院分娩,因为后者实在是太贵了。

丽比生下老大之后曾经研究过去私立医院生娃的可能性,但发现产科医生收费过高。

她还听过有关私立医院的恐怖故事,比如“周五下午5点,医生赶着回家,产妇不得不剖腹产,而没法选择顺产”。她说:“私人医院的干预比公立医院高得多。”

的确,使用私人产科医生可能代价高昂。甚至在分娩之前,就要先缴纳高昂的“预订费”和“怀孕护理费”,自付费用可能达到数千元。

詹姆斯库克大学分析了医保福利计划(Medicare Benefits Schedule)的数据,发现单次院外产科服务的典型费用从1992 – 93年的23.35元提高到了2016 – 17年的通胀后的264.98元。

然后还有额外的私人医院护理费用。同一份研究发现,1992 – 93年的住院费用为442.00元,2016-17年上涨至781.07元。

澳大利亚卫生和福利研究所(AIWH)的数据显示,私立医院的出生率从2006-07年的28.2%(或79,617)减少到2015-16年的24.5%(或75,881)。

昆州私立医院Mercy Health周三宣布,其在Gladstone Mater的母婴保健服务将于10月份结束,因为在那里出生的婴儿人数连续数年下滑。

2013年至2017年,在私立医院分娩的Medibank客户数量下降2成。

上财年,Medibank为17,562名在私立医院降生的婴儿报销了分娩费用,平均报销7969元。

格拉坦研究所的卫生项目主任达克特(Stephen Duckett)表示,媒体对医疗自费的曝光增加,以及保险覆盖范围不断萎缩,特别是对40岁以下的人群,可能会影响产妇护理。

CHOICE活动和沟通总监特纳(Erin Turner)表示,需要更清晰和透明的定价,“因为目前很难确定你要付多少钱”。去年12月,CHOICE试图调查外科医生是否会提前告知患者实际需要多少钱。但有三分之一的外科医生无法给出价格,还有人拒绝在第一次付费预约之后就透露报价。

Finder.com.au的哈桑(Bessie Hassan)表示,该网站最近对2000多名12岁以下儿童的父母进行了调查,发现五分之一的孕妇虽然有私人医保,但仍选择在公立医院分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