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拟建的一座用于纪念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H370航班239名失踪乘客和机组人员的纪念碑,在遭遇家属强烈反对之后被搁置。

2014年,西澳州政府和联邦政府承诺在珀斯的伊丽莎白码头建造一座纪念碑,但许多受害者家属(其中三分之二是中国公民)联合呼吁总理和西澳政府搁置这一想法。 

他们声称,关于追悼地点的建议来得太快,位于错误的地点,更重要的是,这个计划根本没有征询过他们的意见。

今年早些时候,在MH370事件中失去母亲并担任中国遇难者家属代言人的蒋辉(音译,Jiang Hui)说,纪念碑在中国文化中具有巨大的象征意义。

“建立这样的纪念碑,通常是在事情尘埃落定之后,但到目前为止,我们不知道我们的亲属在哪里,也不知道飞机在哪里,”他说,“如果我们发现他们在别的地方呢?”

澳大利亚女性丹妮·威克斯(Danica Week)的丈夫随MH370一起失踪,她很高兴建造纪念碑的计划已经搁浅。

“我觉得这太快了,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这架飞机,所以对我来说,至少得等我们知道他们在哪之后才来做这件事。”她说。

“如果我们发现他们在别的什么地方呢?情况很复杂,但我们觉得现在还不是合适的时机。”

“我们很高兴他们想建一座纪念碑,但我还以为他们会跟家属协商,等他们找到飞机,那才是合适的时机。”

威克斯表示,她通过聊天小组与其他受影响家庭保持密切联系,她认为建造一座国际纪念碑是合适的做法。“我们来自不同背景,法国、澳大利亚、印度、中国、马来西亚……”她说,“我们是一个团体,但我们来自不同的背景。这件事很可怕,但我们都在一起。对我来说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是一个可以让我们的儿子们去追思父亲的地方。”

“我仍然认为他们必须寻找这架飞机,他们必须找到它,不仅对我们而且对整个航空业来说……如果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它就可能会再次发生。”

她说最糟糕的是不知道她丈夫身在何处。

“这很艰难,你只有一个简单的问题:‘我的丈夫在哪?’这听起来很简单,可四年半之后,负责人还是无法回答你。”她说,“你会在现实中感受到到愤怒、挫折和悲伤。他只是走出了家门,可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他。”

西澳政府表示,州长麦克高恩(Mark McGowan)和副总理麦科马克(Michael McCormack)都赞同在这时候继续举行纪念活动是不恰当的,因此纪念活动暂停了。

外长毕晓普表示,联邦政府将继续与这些家庭合作,以确保对纪念碑的任何工作都是充分考虑到家属们的心情。

虽然纪念碑的招标工作不会再进行下去,但州和联邦政府都表示,他们感谢提交了作品的艺术家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