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国会议员和小党紛紛表示,对待香港公司长江基建(CK Infrastructure)以130亿元收购澳大利亚最大的天然气管道公司的天,必须“极其谨慎”。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负责人彼得·詹宁斯(Peter Jennings)呼吁阻止对APA集团的收购。业内人士表示,批准收购可能使长江基建掌握澳大利亚天然气管道市场的近60%。 

詹宁斯周末在《澳大利亚人报》上撰文称,作为“维护国家安全利益的必要代价”之一,必须驳回这一收购。

前副总理乔伊思告诉《澳大利亚人报》,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和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ACCC)应该“强烈考虑”长江基建拥有澳大利亚天然气管道垄断权的可能性。

“由于未来对外国政府的监管要求,可能会对外交关系产生影响,他们可能会认为这是一种过度的监管负担,从而在其他领域采取报复行动,因此这个问题的敏感度明显提高。”他说。

詹宁斯说,虽然长江基建在香港上市——香港的法律体系与中国独立——但受北京控制的程度却越来越高。“无论如何,习近平希望他的意志能够在香港占上风,这是一个无法逃避的事实。”詹宁斯写道,“香港企业必须像大陆企业一样热衷于中共的利益。”

“我们能否让这个关键基础设施的大部分由一家公司拥有和经营,而最终这家公司要服从于一个拥有庞大情报机构而且解放军内部拥有同样庞大的网络部队可以来寻找可供利用的国家弱点的独裁一党制国家?”

长江基建此前由香港大亨李嘉诚经营,该公司已经在澳大利亚拥有庞大的天然气和电力分销和输电资产。

这笔交易将把APA公司拟在全澳的15,000公里的天然气管道交给长江基建,创造出一家天然气管道巨头,在澳大利亚的两侧都拥有天然气管道,还有天然气储存设施,天然气分销资产以及发电、输电和配电设施。APA拥有全澳30条主要天然气管道中的13条。它的投资组合包括维州电力网络的一半和南澳的所有电网。

在2014-17年间,长江基建获得FIRB的批准,以100亿元的价格收购天然气经销商Envestra和DUET——后者拥有澳大利亚最大的管道Dampier到Bunbury。APA还拥有澳大利亚中部Moomba气田至悉尼的重要生产线。

财相莫里森的女发言人表示,出于保密原因,政府不会对外国投资审查程序的适用性发表评论。影子财相鲍文也表示,工党对FIRB有信心。

新州参议员威廉斯说,他宁愿看到澳大利亚的退休基金买下这些管道。

中立联盟的参议员帕特里克表示,他认为这些管道绝对应该被视为关键基础设施。

绿党议员班特说,把如此大量的管道集中在私人手中“太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