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的Corelogic房价指数显示,悉尼房价出现了自2009年3月全球金融危机造成的低迷以来最大的年度跌幅。

在截至6月份的一年中,悉尼房价下跌4.5%,而且6月份又有小幅下跌。墨尔本房价也在6月份出现价格下跌,但今年整体上涨了1%。

悉尼独立屋价格再次下跌,年跌幅6.2%,甚至就连相对平价而一直保持稳定的单元房也开始跌了,年率下降0.7%。

悉尼房价下跌对许多想要入市的人来说是好消息,但房价依然很高。Corelogic研究总监劳力斯(Tim Lawless)说,在全澳范围内,房价仍比五年前高出32%。

但随着紧缩的财务状况削弱了需求,从而削弱了房屋价值,情况开始发生变化。

“紧缩的财务状况和较少的投资活动一直是导致房屋市场疲软的主要原因,尽管APRA本月提高了10%的投资速度限制,但我们并未看到这些因素在2018年下半年放缓。”他说。

“由于贷款机构现在更多地关注债务收入比和家庭生活支出,因此房价相对于收入较高的市场,活动可能减少,因为潜在买家会发现他们的借贷能力下降。”

“这凸显了近期购房者可能面临负资产。”

悉尼房价放缓的一个明显迹象是,全澳十大房价跌幅最大的地区有九个位于悉尼。还有一个位于达尔文,后者2017/18年度房价下跌7.7%。

除东郊外,悉尼几乎所有方向都遭遇强劲的价格下跌。

即使正在复甦的珀斯今年的价格也下跌了2.1%。

宏观审慎行动正在进入住房体系。储行(RBA)数据显示,用于住房的每月信贷增长率创下2013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Corelogic补充说,5月住房投资增长持平,是第一轮信贷紧缩以来最弱的结果。

霍巴特依然是最强劲的房市,今年的房价增长12.7%。墨尔本和布里斯班部分地区也表现良好。

对渴望钱生钱的投资者,乡镇地区长期被视为房市宝石,也的确表现出大好前景。维州的Geelong,昆州的阳光海岸和新州的Hunter Valley,房价全年涨幅在5.5%至11%之间。

劳力斯说,再一次,所有人都在关注房市未来的利率问题。

“如果债务成本普遍上涨,我们预计这可能会对房地产市场形势带来更大的下行压力。住房市场疲软可能会对经济状况产生影响,对消费者支出和住房建设造成一定的拖累,为那些至少部分依赖房产销售的行业造成了挑战。”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