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的融资竞争迫使银行为存款支付更多的费用,这一趋势正在挤压银行的利润率,并引发外界猜测,贷款利率可能上涨。

固定利率经纪公司Curve Securities表示,近几周来,银行一直在为批发定期存款买单,一些产品的利息已升至近两年来的最高水平。

有迹象显示,银行获得资金的压力正流入消费存款市场,利率比较网站Canstar的最新分析显示,近几个月零售定期存款利率呈现上升的趋势。

存款约占主要银行融资的60%,因此专家表示,这一趋势可能会导致银行提高抵押贷款利率,以抵消银行盈利能力受到的部分影响。

Curve Securities总经理Andrew Murray表示,一家银行上周在批发市场支付了3.05%的一年期定期存款,为该公司自2016年8月以来支付的最高水平。

他表示,自今年初以来,3个月定期存款的利率也从2.45%升至2.8%。

“利息的大幅上涨反映了目前整个行业都面临融资压力,”Murray说道。

“在银行寻找一定融资金额、并愿意支付利息的批发市场,我们看到利率达到多年来从未见过的水平。”

“这最终将影响普通人的存款利息,也会影响他们的贷款利息。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昆士兰银行上周上调了抵押贷款利率,将其归咎于融资成本上升,而ME Bank也出于同样的原因在4月份上调了利率。银行业分析师正在讨论,大银行是否会在当前充满敌意的政治环境中采取行动。

尽管四大银行的零售存款利率几乎没有变化,但Canstar的数据显示,其他银行已开始上调期限少于一年的定期存款利率。

Canstar 集团执行长Steve Mickenbecker表示,今年早些时候,定期存款利率一直在下降,“到了5月和6月,定期存款利率则普遍上涨”。

Mickenbecker说:“目前上调幅度一般是10、15、20个基点。”

“普遍的结论就是,银行融资成本正在上涨。对于储户和自费退休者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但对于房贷借款人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无论澳储行采取什么举动,借款人都应该预想到他们的贷款机构将会提高利率。”

存款利率的上升与银行批发融资成本的上涨有关,自今年初以来,银行家们一直在紧张地关注这一趋势。

Murray表示,银行被迫在定期存款利息上相互竞争,以确保融资,因为可用融资变得更加稀缺。

他指出,“广义货币”(指银行以存款形式持有的货币和现金)供应的增长大幅放缓。

“银行获得资金以支持信贷增长的蛋糕变小了。他们都在互相竞争。”

花旗分析师Brendan Sproules和Andrew Tam上周五强调,银行在短期融资成本上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们预计,四大银行的房贷业务中,抵押贷款利率将平均上升0.08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