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人正在砸下成千上万元,接受未经证实、甚至可能不起作用的干细胞疗法。

近年来,干细胞治疗已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行业,一些诊所宣称能够成功治疗从骨关节炎到多发性硬化症到痴呆症的一切疾病。  

澳大利亚现在有超过50家诊所通过吸脂技术从患者脂肪中提取干细胞来治疗疾病。患者可以接受自己的细胞,但这种疗法却不受正常的细胞治疗法规管辖。

卫生部门对患者的安全感到担忧,现在澳洲药品局(TGA)将制定新的法规,以更严格地控制该行业。

干细胞科学家孟茜(Megan Munsie)说:“这些诊所宣称可以治疗运动神经元疾病、骨关节炎、老年痴呆症和勃起功能障碍。因为他们直接向消费者打广告,人们可能误以为自己正在接受一种已被证明安全有效的疗法,但说真的,我觉得他们很多时候还是想花钱买个希望。”

「它对我有效,我很高兴」

全澳橄榄球联盟运动员皮茨(Nathan Peats)在2015年遭受严重膝盖伤害之后选择了干细胞治疗而非接受大手术,并相信这挽救了他的职业生涯。

“目前我感觉真的很好,”他说,“它对我有效,我很高兴。”

他的医生运动医生郭博士(音译,Donald Kuah)博士已经使用干细胞疗法治疗了数百名患者。“我们将这些细胞注射到身体的受伤部位,这些细胞会释放分泌物,包括抗炎介质、生长因子和促进愈合并减少关节炎症的物质。”他告诉澳广(ABC),“在骨关节炎方面我们拥有越来越多的证据,也有人体临床试验,只是没有进行一级(随机)研究。”

「看起来它可能产生奇迹」

但缺乏监督意味着根本没有关于成功率的正式记录。

有些诊所会自行记录,但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道听途说的轶事。

也有很多关于治疗失败的故事。

威廉斯(Warren Williams)患有慢性背痛,他在商业广播的广告中听说了著名的干细胞疗法医生布莱特(Ralph Bright)。

“我感觉它可能产生奇迹,只要你愿意付钱,就可以获得这个奇迹。”威廉斯说。

他向布莱特博士预付了1.1万元的费用,他说医生告诉他,成功率高达95%。

但它并未解除沃伦的痛苦。

“医生告诉我,不幸的是,你处于灰色地带,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它没有起效。我很痛苦,我什么都没有了。”

布莱特在其公司网站上表示,虽然反应程度各不相同,但97%的患者对干细胞治疗有反应。向沃伦这样的只有3%。

新监管是个好开始

孟茜警告说,对于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干细胞疗法上的患者,如果失败,会感觉失望,受骗,被人利用。

郭博士也支持改革:“我认为这些规定是一个好的开始,它们对保护患者的安全非常重要,包括诊所瞄准和吸引患者的方式,也可以管理患者对治疗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