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们正在考虑是否值得重新开始工作,因为全澳各地的幼托中心大幅提高了收费,吞噬掉了从周一开始增加的联邦补贴。

教育部长伯明翰警告说,政府将点名批评那些敲竹杠的幼托中心,但澳大利亚消费者和竞争委员会(ACCC)却表示,除非能够证明涨价是串通好的或者有什么黑幕,否则该机构也无能为力。 

费用上涨

在澳股上市的G8 Education等主要运营商已经在其516个中心内全面涨价5.5%。

其他如墨尔本的Choice Family Daycare(在墨尔本、悉尼郊区和Coffs Harbour都有中心)每小时的管理费提高了一倍,从80分提高到1.6元,并在一些中心实施了每天10小时的工作时间。

悉尼内西区市府也批准日收费上调4元,每个孩子的日收费变成125元。

主要有托服务提供商Only About Children或OAC(在悉尼和墨尔本各地区有40多个中心)——日收费从原本打85折变成加价15%,每个孩子的日收费变成190元。

Fitzroy North的母亲乔丝琳(Jocelyn)表示,G8 Education管理的Learning Sanctuary Brunswick的涨价没有任何正当理由。“这些中心在新福利生效的一天后就佯称因为‘内部培训和升级’需要涨价,这是令人愤慨的。”乔丝琳2岁的儿子在那里入托,但她害怕遭到报复而不敢公布自己的姓名或照片。

失控

乔丝琳气的还有,他们被迫支付多笔不可退还的“等候名单管理费”,从50元到70元不等。

“他们很可能也明白,我儿子总能在上幼儿园之前得到一个名额的,可他们还是会收取等待费,每年多赚好几千。”

她说:“如果没有适当的监管机构来监督私营友拓公司,任何额外的福利和政府援助都是毫无用处的,这实际上是失控的。”

ACCC表示,“总体而言,企业可以自由设定价格,只要他们独立于竞争对手,并且所做的任何声明都是有效的,不会误导消费者”。

伯明翰鼓励父母货比三家,尽管他承认,家庭并不总是方便更换幼托中心。

100万户家庭的收入增加了

新计划将现有的幼托补贴合并为单一的基于收入与财产评估的给付。年收入低于186,958元的家庭将不再面临补贴上限。

而收入更高的人,年度补贴上限也从7500元提高到10,000元以上。

伯明翰坚称,将近一百万澳大利亚家庭应该可以平均多得1300元左右。

伯明翰表示,在过去的十年中,长日托的收费平均每年增长6.8%,在工党政府执政期间的增幅达到14.6%。他声称,根据政府的新计划,增幅预计将降至5.6%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