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客对塑料袋禁令有如此大的抵触,这让Coles和Woolworths措手不及,它们可能会问自己:“哪里出问题了?”

Woolworths上周做出了让步,免费提供之前售价15分的可重复使用袋子,以帮助顾客平稳过渡。而Coles则在上周日开放门店的所有收银台,安排更多人员。

但顾客的抱怨还是源源不绝。

网友凡妮莎·保拉(Vanessa Paola)在Coles的脸书主页上写道:“请不要说不提供塑料袋是一种环保,因为所有蔬菜都包裹在塑料袋里,这是不必要的。你真的需要用塑料包装四个西红柿或者一棵生菜?”

米歇尔·古德曼(Michelle Goodman)写道:“所以你用更厚的塑料袋来代替它们,可人们还是会扔掉它们。塑料几乎是没法禁止的。”

尼基·威辛顿(Nikki Withington)说:“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塑料袋被更多的塑料袋所取代吗?不要告诉我这么做更好,因为它们是可重复使用的,因为我们都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重复使用它们,最终它们会被扔到垃圾填埋场和我们的下水道!这是耻辱。”

除了新州外,澳洲所有州政府都实施了禁塑令。不过,新州的各大超市已自行将塑料袋从自己的门店移除,以回应一次性塑料袋造成严重环境问题的事实。

为了应对愈演愈烈的反对声,超市采取了一种防御性的语气。Woolworths曾多次提到一项针对1.2万名顾客的调查,结果显示,75%的顾客支持这项禁令。研究公司Canstar对2200名购物者的调查显示,这一比例为71%。

迪肯大学员工和消费者福利行为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保罗·哈里森(Paul Harrison)博士说,这种脱节与“态度和行为之间的差异”有关。

“人们会说,‘我喜欢自己带袋子的想法’,但人们总是纠结于这些东西。你说你会做某事是一回事,但你是否会去做是另一回事,这是大脑的两个不同部分,”哈里森说道。

“在神经科学领域,前额叶皮层会说,‘当然我能做到’,但你的‘老古董’大脑会说,‘我将继续做我一直在做的事。’”

哈里森博士说,超市的这一惨败说明了为什么投票作为一种商业决策手段会“如此没用”。

他说:“我一直感到惊讶的是,这些拥有先进销售技巧的跨国公司根本不了解消费者。”

“一个好的研究人员或营销人员千万别问别人的意见,因为很多时候,我们不知道自己的意见是什么,直到有人询问我们。通常你要做的就是测试,也就是做一个实验,看看有多少人会对某件事不满。”

消费心理学家、广告公司Thinkerbell的创始人亚当·费里尔(Adam Ferrier)说,这种反应“实际上有点吓人”。

他表示:“人类不喜欢变化,而这种反应正好证明,人们有多么不喜欢变化。”

哈里森说,Woolworths和Coles低估了顾客的抵触程度,它们可能希望用来告知顾客新禁令的标识已经摆放足够,但研究表明,标识系统并不能真正改变行为。

他说:“如果你开车时看到一个牌子写着‘慢下来’,你不会慢下来,但如果你看到一辆警车,你就会慢下来。这是因为你的态度和行动之间有直接的联系。标牌不会罚你的钱。”

哈里森称,“人们不喜欢改变,也不喜欢努力。”

期待顾客提前计划并自带环保袋的另一个大问题是,它直接与一个关键的行业趋势——便利性背道而驰。多年来,超市一直在告诉我们,消费者越来越喜欢一时兴起地去购物,比如在下班回家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