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斗争似乎又回到了政治的两派,双方均声称他们更了解澳大利亚老百姓。

真的吗?

澳大利亚总理谭保与老百姓站在一边,称他们是“有抱负的”,并为政府的个人减税计划辩护,称其是回报那些“努力获得成功”的人。

这是工党所拒绝的,称他们的计划对澳大利亚的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来说更好。

问题是,政治家是否有能力理解普通人的生活方式?

据《费尔法克斯传媒》去年的分析显示,在当选前,49%的自由党议员在当选前已经是政府工作人员,其余大部分都是业务经理、高管和公司董事。

工党也好不到哪去,约有55%的人曾担任过政府工作人员,其中40%曾是工会领导人。

两党领导人喜欢大谈特谈他们没有特权的成长经历,但他们似乎也远远没有在贫困线上生活过。

谭保由单亲父亲拉扯大,他曾就读于著名的悉尼文法学校,这是澳大利亚最昂贵的学校之一,今年的学费超过了3.5万元。

而工党党魁肖顿喜欢称他来自工人阶级,但他曾就读于墨尔本私立学校Xavier College,这所学校高年级学生学费超过了2.8万元。

从这方面来看,截至2017年11月,澳大利亚人全职的平均周薪为1567.90元(税前)。把孩子送到悉尼文法学校,几乎一半(每周673元)的收入都要花在学费上。

从2024年起,根据谭保政府帮助“中低收入者”的计划,那些年入20万元的人将享税收减免。

工党表示,将把减税的重点放在那些年收入在12.5万元以下的人身上。

但是,政治家以及许多澳人对“中产阶级”的构成都有一种扭曲的看法,这里有一些统计数字。

澳人收入中位数

如果你把每个澳人的收入从最高排到最低,中位数(中值)就是中间的数字。

如果你是一名全职员工,每周收入超过1261元,那么你的收入就会超过其他一半以上15岁+的员工,这相当于每年65,577元。

当然,这些数字取决于你所居住的州,以及你是住在市区还是乡镇。

住在首都领地的人收入最多,其次是西澳和北领地。

如果你住在首府城市,工资中值一般都是大致相当或者高于整个州的中值,除了在达尔文。

珀斯的工资中值为1400元,而布里斯班为1305元,悉尼1304元(税前年收入67,808元)。

如果这个数字看起来很低,那么当你把那些兼职工作者包括进来时,你会更加惊讶。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数据,计入兼职者的话,工资中值将降低到每周1019元(每年52,988元)。

与此同时,前10%的员工每周的收入超过2109元。如果你的年薪是109,668元以上,那么你实际上是所有员工中收入排名最前的10%(包括全职和兼职员工)。

绝大多数人(约75%)在税前年收入低于78,624元。

约有25%的员工每周收入低于660元,约50%每周收入在660元至1512元之间。

平均周薪

为了获得另一个观点,你也可以看看每周的平均收入。根据2017年11月的ABS统计数据,在澳大利亚,这一数字为1567.90元(税前)。

首都领地的每周平均收入最高,为1801元。

紧随其后的是西澳1740元,再其次是北领地1642元,新州1582元。

政客的收入

要记住,最富有的10%澳人每年的收入是109,668元,而政客的工资水平就非常有力了。

即使是一个不起眼的后座议员,也能拿到203,030元的基本工资。如果政客还有其他的身分,比如担任议会秘书或部长,收入更高。内阁大臣的收入是350,226元,而总理527,878元。

尽管这一数字与ASX100首席执行官平均拿到的570万元相比显得相形见绌,但这也让澳大利亚的政客稳坐国家的特权阶层。

如果你年入20万元,税后你可以拿到136,768元(根据澳大利亚税务局计算器),也就是你周收入大约2630元。

去年,在澳1000万名员工中,只有100多万人的收入超过了109,668元–税后每周约1566元。

许多人可能会惊讶地发现,原来在澳只要挣这么少钱就能挤进前10%。但也有人会很惊讶,原来这么少人能挣到这个数。但当面对一场“阶级战争”时,它会提醒人们,富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