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級鬥爭似乎又回到了政治的兩派,雙方均聲稱他們更了解澳大利亞老百姓。

真的嗎?

澳大利亞總理譚保與老百姓站在一邊,稱他們是“有抱負的”,並為政府的個人減稅計劃辯護,稱其是回報那些“努力獲得成功”的人。

這是工黨所拒絕的,稱他們的計劃對澳大利亞的工薪階層和中產階級來說更好。

問題是,政治家是否有能力理解普通人的生活方式?

據《費爾法克斯傳媒》去年的分析顯示,在當選前,49%的自由黨議員在當選前已經是政府工作人員,其餘大部分都是業務經理、高管和公司董事。

工黨也好不到哪去,約有55%的人曾擔任過政府工作人員,其中40%曾是工會領導人。

兩黨領導人喜歡大談特談他們沒有特權的成長經歷,但他們似乎也遠遠沒有在貧困線上生活過。

譚保由單親父親拉扯大,他曾就讀於著名的悉尼文法學校,這是澳大利亞最昂貴的學校之一,今年的學費超過了3.5萬元。

而工黨黨魁肖頓喜歡稱他來自工人階級,但他曾就讀於墨爾本私立學校Xavier College,這所學校高年級學生學費超過了2.8萬元。

從這方面來看,截至2017年11月,澳大利亞人全職的平均周薪為1567.90元(稅前)。把孩子送到悉尼文法學校,幾乎一半(每周673元)的收入都要花在學費上。

從2024年起,根據譚保政府幫助“中低收入者”的計劃,那些年入20萬元的人將享稅收減免。

工黨表示,將把減稅的重點放在那些年收入在12.5萬元以下的人身上。

但是,政治家以及許多澳人對“中產階級”的構成都有一種扭曲的看法,這裡有一些統計數字。

澳人收入中位數

如果你把每個澳人的收入從最高排到最低,中位數(中值)就是中間的數字。

如果你是一名全職員工,每周收入超過1261元,那麼你的收入就會超過其他一半以上15歲+的員工,這相當於每年65,577元。

當然,這些數字取決於你所居住的州,以及你是住在市區還是鄉鎮。

住在首都領地的人收入最多,其次是西澳和北領地。

如果你住在首府城市,工資中值一般都是大致相當或者高於整個州的中值,除了在達爾文。

珀斯的工資中值為1400元,而布里斯班為1305元,悉尼1304元(稅前年收入67,808元)。

如果這個數字看起來很低,那麼當你把那些兼職工作者包括進來時,你會更加驚訝。

根據澳大利亞統計局(ABS)數據,計入兼職者的話,工資中值將降低到每周1019元(每年52,988元)。

與此同時,前10%的員工每周的收入超過2109元。如果你的年薪是109,668元以上,那麼你實際上是所有員工中收入排名最前的10%(包括全職和兼職員工)。

絕大多數人(約75%)在稅前年收入低於78,624元。

約有25%的員工每周收入低於660元,約50%每周收入在660元至1512元之間。

平均周薪

為了獲得另一個觀點,你也可以看看每周的平均收入。根據2017年11月的ABS統計數據,在澳大利亞,這一數字為1567.90元(稅前)。

首都領地的每周平均收入最高,為1801元。

緊隨其後的是西澳1740元,再其次是北領地1642元,新州1582元。

政客的收入

要記住,最富有的10%澳人每年的收入是109,668元,而政客的工資水平就非常有力了。

即使是一個不起眼的后座議員,也能拿到203,030元的基本工資。如果政客還有其他的身分,比如擔任議會秘書或部長,收入更高。內閣大臣的收入是350,226元,而總理527,878元。

儘管這一數字與ASX100首席執行官平均拿到的570萬元相比顯得相形見絀,但這也讓澳大利亞的政客穩坐國家的特權階層。

如果你年入20萬元,稅後你可以拿到136,768元(根據澳大利亞稅務局計算器),也就是你周收入大約2630元。

去年,在澳1000萬名員工中,只有100多萬人的收入超過了109,668元–稅後每周約1566元。

許多人可能會驚訝地發現,原來在澳只要掙這麼少錢就能擠進前10%。但也有人會很驚訝,原來這麼少人能掙到這個數。但當面對一場“階級戰爭”時,它會提醒人們,富人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