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elink取消了一名卧床不起的患癌男子的救济金,因为它认定,该男子的身体状况足够健康,已经可以去工作。

单亲父亲罗伯特·劳克林(Robert Laughlin)患有三期肠癌和霍奇金淋巴瘤,在住院期间,福利机构切断了他每周300元的救济金。

他妹妹莎拉·劳克林(Sarah Laughlin)在伤心欲绝之下上传了一张照片,照片中54岁的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鼻子里插着管子。

她的帖子是这样写的:“一条专门发给Centrelink的信息。好好看看,你扪心自问一下,你认为这个人能每两周给你打电话来保住他的NewStart津贴吗?”“你认为他现在这个样子能找工作吗?你认为在这种健康状况下,有谁会雇佣这个一向勤勤勉勉的工人?”

“我想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NO。”

这篇帖子接着解释了罗伯特是如何进入Newstart项目的。Newstart是一个针对失业者和找工作的援助项目。

“他提交了从医院和医生那开的证明,说明他无法工作,但伤残抚恤金只能发给那些不能再工作的人,而不是那些暂时无法工作的人,”她说。

Newstart要求领取人每两周与Centrelink取得联系,申明他们正在找工作。

莎拉对《澳洲每日邮报》说道,罗伯特从15岁起就开始工作,起初是当木匠学徒,后来自己做生意。

由于卧床不起的罗伯特根本无法打电话,他的救济金被取消了。

人类服务厅总干事汉克·容根(Hank Jonge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一个人身体不适,无法与Centrelink取得联系,他可以指定家人代劳。

罗伯特在21岁时被诊断患有霍奇金淋巴瘤。

在接受了颈部放射治疗等疗法后,他的病又在23岁和25岁时复发。

2017年12月他被诊断出患有肠癌,而就在几周前,作为建筑商的他正好没了工作。

Robert, pictured above in healthier times, is a single father of two teenage boys, who lost their mother to cancer 18 months ago

他妻子一年半前因癌症去世,这位单亲父亲独自带着两个十几岁的儿子,每两周领取150元的单亲补助,每周领取300元的Newstart补助。

莎拉说,他要靠这么点钱付他的房贷、伙食和水电费。

所幸罗伯特有望从癌症中恢复过来,尽管目前他的身体非常虚弱。

Sarah说他最近在TAFE参加了一个评估和培训课程,并希望在出院后收一些木匠学徒。

莎拉的帖子吸引了超过2000条评论,有人表达祝福之情,也有人分享类似的经历和建议。

Centrelink suspended Robert's payments after he was unable to report (stock picture)

莎拉在阅读了所有与Centrelink有过矛盾的人的帖子后说,“这不仅仅是罗伯特一个人的事了。”

一些评论者建议萨拉和她哥哥联系当地议员珍妮·麦克林(Jenny Macklin)。

麦克林通过一名代表告诉9Honey:“当人们生病时,政府需要表现出一些同情和理解,这是人们希望看到的。”

“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应该在这种时候帮助人们,而不是惩罚他们。”

Robert is expected to recover from his latest cancer battle, although he is currently very weak

后来,这件事得到解决,Centrelink向麦克林的办公室发函说,他们将向罗伯特足额补发救济金。

但是,罗伯特现在被要求在7月9日前向Centrelink再提交一份医疗豁免报告,来证明他无法每两周联系他们一次。

据悉,罗伯特现在急着出院,但医院告诉莎拉,至少还要等两周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