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斯的幼托费增长速度达到了当地通货膨胀率的六倍,这是全澳最夸张的价格涨幅。

在截至3月份的一年中,珀斯的通货膨胀率仅为1%,但儿童保育服务的收费却上涨了6%。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和霍巴特的收费增长率也是6%,但这些州府城市的当地通货膨胀率都在2%以上。

新财年,联邦政府重新设计了幼托补贴,额外提供了35亿元的幼托补助,许多幼托中心都以此为借口,涨价多达10%。然而,上述的涨价概览却是在新财年的涨价之前统计出来的。

幼托补贴上一次调涨是在2008年,当时,工党政府几乎将它提高了一倍,却也导致幼托费在一年之内暴涨了14.6%。然而,在此期间,即使没有新的资金,幼托收费仍然平均上涨6.8%。

教育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本周对联盟党新的幼托补助表示欢迎,这将提高大多数家庭获得的补贴,年收入低于186,000元的家庭,所能享受的幼托补贴将不设上限。伯明翰参议员已经承诺,新计划是按照每小时的收费给予补贴,而不设年度上限,这将有助于减轻家庭的费用压力。

企业顾问利弗里斯(Conrad Liveris)的经济分析表明,幼托收费继续飙升,他表示,补贴只会使问题变得更糟。

“增加补贴和降低价格之间没有相关性,”他说,“这是一个失败的实验,导致幼托经营者提高价格。”

本周,工党教育和培训事务发言人普莉贝丝(Tanya Plibersek)与该党在珀斯选区的候选人葛曼(Patrick Gorman)一起在珀斯批评新的幼托计划。

“这意味着,由于政府的变化,从本周开始,279,000左右的家庭的处境实际上会变得更糟。”普莉贝丝说,“坦率地说,新变化中最令人不安的因素之一是,不仅仅是高收入家庭错失了补助,因为他们现在已超过了收入门槛。而且你还看到大约88,000个极低收入家庭因为这些变化而失去了补助。”

相对于当地消费者价格指数而言,幼托收费涨幅最低的是堪培拉,其涨价幅度还不到通货膨胀率的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