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es放宽了婴儿奶粉限购,理由是“近期供应有所改善”,这说明,长期以来货架缺货的状况可能要结束了。

此前,为了阻止代购“扫空”A2、贝拉米和爱他美等热门奶粉,Coles、Woolworths和药房先是规定每人限购4罐,后来又收紧至2罐。

代购们通过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以及阿里巴巴的在线购物网站天猫国际和淘宝,销售婴儿奶粉、维生素、Weet-Bix等人气高的澳洲产品,一些人的年收入高达10万以上。

愤怒的妈妈们向零售商抱怨不断,社媒上经常有人说他们遇到购物者扫光货架,往购物车和汽车后备箱里塞满奶粉,甚至在过道里挤来挤去,引起网友群情激愤。

一位发言人说:“Coles一直努力确保我们的顾客能够买到他们喂养孩子所需的婴儿奶粉。由于最近供应有所改善,我们决定将婴儿奶粉限购放宽至每位顾客8罐。”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此感到开心。网友考特尼-杰德(Courtney Jade)在Coles的脸书页面上留言:“你好,Coles,我希望你对那些给孩子吃Aptamil DeLact奶粉的妈妈们好一点。”

“上周在Woolworths,我看到它的价格是19刀,现在变成20.50刀了,你能想象得到我有多震惊吗?然后你们竟然要把限购从2罐加到8罐!简直疯了!从无辜的宝宝身上牟取暴利!堕落,堕落,你的道德堕落了!”

Woolworths已确认,他们依然维持去年10月颁布的每人限购两罐的政策。“我们理解顾客在买不到他们需要的重要产品时的沮丧心情。”

“我们的限购2罐的措施能保证让更多的顾客买到他们家庭所需的婴儿奶粉。我们目前不打算调整我们的限购数量,同时,我们还在寻找其他办法,与我们的供应商合作,确保澳洲家庭买得到产品。”

今年4月,一族党党魁韩珊(Pauline Hanson)加入了这场讨论,呼吁对婴儿配方奶粉实行更严格的限购。她表示,她的女儿李(Lee)买不到奶粉喂她刚出生的儿子。

“这是个严重问题,我为妈妈们感到难过,她们和我女儿一样买不到奶粉,”韩珊在接受第7频道《日出》(Sunrise)节目的采访时说。“我听说,妈妈们发现很难买到奶粉。有些店一直缺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