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被视为不可靠的安全合作伙伴的时候,澳大利亚正在利用其价值1950亿元的国防现代化计划来升级与欧洲旧势力的关系,同时寻求让它们在本地区发挥更大的作用。

虽然美国的技术和武器系统将成为堪培拉升级军事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其新型潜艇、护卫舰和装甲车将由法国、英国和德国公司建造。

“我们看到国防投资与外交政策保持一致,”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国防和战略主管舒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说。

“这个想法是,澳大利亚的战略利益将得到升级的工业伙伴关系的帮助。”

中国不断增强的军事力量和更加自信的外交政策是堪培拉推动欧洲大国在该地区发挥更大作用的动力,同时澳大利亚也希望印度和日本等国家能够对抗北京不断增长的实力。

堪培拉的年度国防预算在过去十年中增长了60%,本财年达到364亿元,对澳大利亚的这一努力起到了帮助。

这一增长使澳大利亚在2008年至2017年间成为世界第五大军备进口国,其国防预算超过东南亚任何其他国家。

额外的好处

政府消息人士坚持认为,获得最佳的军事能力是“首要的”优先事项,战略考虑也是一个因素。

一位消息人士称,“目前法国人和英国人都是如此重要的参与者,这回带来一些额外的好处。”

澳大利亚的战略焦虑,充分体现在了上周海军选择英国国防巨头BAE Systems在阿德莱德设计和建造一支价值350亿元的新型护卫舰队上。

在宣布这一协议时,谭保总理表示,与英国的“关系”是作出该决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同时强调护卫舰的反潜能力是关键因素。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教授怀特说:“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我们又一次重新将英国视为盟友。”

怀特表示,赢得了建造澳大利亚新的12艘潜艇的500亿元合同的法国,也非常坦率地推动巴黎作为太平洋大国的角色,以致影响了联邦政府的决定。

“我们知道英国和法国[在寻求军事合同时]一直在宣传自己是澳大利亚的战略伙伴,但很难知道这在最终决定中有多大因素。”他说。

强烈的言辞

虽然怀特怀疑欧洲大国是否会在澳大利亚与中国发生冲突时援助澳大利亚,但法国总统马克龙在5月访问澳大利亚时的言论异常强烈。

他谈到澳大利亚和法国都支持一个致力于安全、自由市场和法治的“新印度太平洋轴心”,这将在中国崛起时保持地区力量平衡。

英国人也承诺增加他们在该地区的存在。上个月,三艘皇家海军战舰加入法国,在南海进行航行自由巡逻。英国加快了对该地区部署的速度,并在太平洋开设了三个新的外交使领馆。

关键驱动因素是军事能力

不过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防采购专家戴维斯表示,虽然在英国脱欧后,护卫舰合同被视为与英国建立更紧密联系的机会,但关键驱动因素还是军事能力。

“任何地缘政治的回报都是额外的。”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