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监狱门口台阶上泪流满面的团圆,也没有怒斥不公的申诉。

相反,胡士泰从一个默默无闻之人变成了一个隐姓埋名之人,在因为自己可能从未犯下的罪行而在上海一所监狱被监禁九年之后,秘密地匆匆离开。

上周他的获释标志着澳中关系的一章翻了篇,这是一个几乎人人都想忘记的篇章,但它在许多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其中最重要的是,它标志着澳大利亚的心里转折点。

我们曾经支持个人的权利,可这一次,我们愉快地为了集体的利益而牺牲掉了自己的权利,以便价值数十亿元的铁矿石贸易可以继续畅通无阻。

胡士泰是澳大利亚公民。在过去十年中,他的困境在很大程度上被澳大利亚的政治领导人忽视,因为他们正愉快地谈判着自贸协定(前总理艾伯特曾在2014年请求对胡士泰宽大处理);胡士泰还被前雇主力拓(Rio Tinto)抛弃了。一切都是以金钱的名义。

这会再次发生吗?

这起事件发生在“铁矿石战争”期间,当时,中国迫切希望获得廉价的澳大利亚原材料供应。

之后,我们又发现自己与中国的领导层发生了冲突:它侵入南海,在澳大利亚政坛的阴影处发挥著作用,在南太平洋地区的投资策略引发了争议。

两周前,澳大利亚颁布了针对外国干涉的立法——显然是针对北京——关于是否应该允许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竞标利润丰厚的5G合同的辩论仍然激烈。

与此同时,这或许也是澳大利亚可能被迫在传统盟友美国和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

虽然去年澳大利亚采取了孤注一掷的整治措施以确保三名澳大利亚公民和数十名皇冠集团的中国员工获释——他们显然违反了法律——但认为北京永远不会再在司法上针对澳人,那就太天真了。

被一脚踢开的国家

十年前,胡士泰是力拓在上海的主要人物。他因为自己的服务获得了丰厚的报酬,与妻子和两个儿子一起住在这座城市的独门大院里。

当时,铁矿石价格是每年谈判的,传统上由日本钢厂设定。然而,中国的快速工业化使其成为全球最大的买家,其钢铁制造商希望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降低价格。

以胡为首的谈判非常紧张,最终是一家日本钢铁制造商打破僵局,激怒了北京。

更糟糕的是,错误不断的艾博年(Tom Albanese)领导的力拓(Rio Tinto)因为向铝业扩张而负债,陷入严重困境。

在绝望中,力拓与正在亏损的中铝公司达成了一项令人震惊的交易,该公司将控制西澳皮尔巴拉最大和最好的铁矿田。

数月后,随着大宗商品价格反弹,力拓股东公开反抗。

堪培拉也难以置信,澳洲最大的出口产业竟然要被中国政府控制。

这时救星出现了。竞争对手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对其最大客户将自己控制市场的前景感到震惊,向力拓提出对澳最大的铁矿场进行合资。

人人都知道这笔交易肯定会遭到全球竞争监管机构的否决,永远不可能达成。但这足以让力拓告诉北京,它要撤销对中铝的195亿元救助计划。

中国如何报复

北京对这一拒绝表现出了炽热的怒火。这是中国最大的外国投资,本来一切都说好了,煮熟的鸭子却飞了!

力拓的管理人员敏锐地意识到了这种微妙的情况,并支持强烈抵制。四周后,胡士泰和他的三名同事,都是中国公民,都被捕了。

很快,这沦为一场闹剧。最初,胡士泰和他的团队被指控贿赂中国钢厂高管并违反国家安全法收集秘密信息。

随着外交争端升级为可能具有爆炸性的国际贸易争端,力拓试图摆平这件事。不久后,指控被降级了,而且完全不一样了。他们被指控受贿和工业间谍罪。

审判持续了三天,大部分秘密进行。就像几乎所有在中国被指控的人一样,胡士泰被判有罪。

罪名成立之后,力拓立刻解雇全部死人,还谴责他们的行为“令人遗憾”。

这四人遭受了池鱼之殃,但这仅仅是澳中之间经济高速公路上的一次减速。胡士泰上周获释,是一次颠簸,一个令人尴尬的提醒——在路上的某个地方,我们迷失了方向。因为我们更关心自由贸易而不是自由。

 

本文译自澳广Ian Verrender文